我叫杰哥,是個宅男,我鄰居家里有個可愛的妹妹,小妹妹的名字叫夢兒,是個很可愛的小蘿莉,由于經常是我帶的,李夢兒一直也很依賴我,當然,對于蘿莉養成什麽的我也十分喜歡,經常和夢兒玩一些邪惡的小遊戲什麽的,嘿嘿。

一天放學回家,我看著夢兒嬌小玲珑的身軀上套著學校統一的藍白短裙制服,不過在細節處似乎經過了修改,點綴著緞帶與小蝴蝶結之類的裝飾。烏黑順滑的長發用粉色的皮筋扎成了兩個大馬尾,呈八字形垂在腦后,機靈轉動著的烏黑明亮瞳仁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小巧的瓊鼻,櫻色的唇瓣,點綴在白嫩光潔的臉蛋上,身側還背著個同樣是粉色的小包,包面裝飾著一只卡通風格的白色翅膀。哥哥抱抱,夢兒伸出雙手抱住我,我摸摸她的頭,然后抱起了夢兒嬌小的身軀,此刻,我立刻感覺到了,從身體與夢兒接觸的部分,傳來一陣陣美妙的感觸。壓制住女孩上半身的胳膊,正好抵在了她微凸的胸部。隨著夢兒不安地扭動,手臂下兩個柔軟而有彈性的小山包不停改變著形狀。我可以清楚地透過單薄的衣物感覺到其中蘊含的熱量,以及讓人有些臉紅的顆粒狀突起。

夢兒乖,不要亂動哦,對著夢兒紅撲撲的小臉蛋狠狠的親了一口,夢兒笑了笑,然后頭部緊緊的靠在我的身上,問著夢兒身上傳來的體香,頓時覺得很是享受。

夢兒,回家了,一個穿著白色校服,身段優雅的女子漸漸走了出來,美麗深刻的五官,眉目如畫,雙眸若星,但雙唇略薄,鳳眼斜長,顯得有些冷厲,而身上散發的氣質也是如容貌一般的冰冷。李冰,人如其名,冰冷冷傲,學校知名的冰山美少女,而我自入學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心中的欲望就再也按捺不住,單身身爲宅男的自卑感讓我都不敢和她說話,只好轉爲對夢兒的喜歡,而李冰雖然不反感我,但對我也是可有可無的一個人一般,夢兒家里還有一個母親,叫李茹,在遊泳館工作,是個美麗的熟婦,在以前的時候我總是很喜歡以她爲意淫對象,長大以后就改爲喜歡李冰和夢兒了,不過她們一家三口真的都很漂亮,至于她們的父親,我還真沒有見到過。

最近這段時間,聽說李茹結婚了,對象是一個醫生,我也沒有見過,不過自從她結婚后夢兒就很少來我這邊了。

今天出門,發現李茹正從外面回來,此刻的她一改往常,雖然依然穿著平日的那身OL套裝,但今天卻穿著黑絲吊帶襪,腳踩著8CM的高跟鞋,裙子短了許多,剛剛好能遮住內褲,且時不時能瞄到里面的內褲,我記得以前她是非常保守的啊,現在結婚難道煥發第二春了嗎?李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蕾絲內褲,且若有若無的可以露出股溝。上身雖然穿著襯衫與外套,但是卻把扣子記得很低,甚至露出了乳溝,而且而已清楚的看見黑色蕾絲胸罩的邊緣,這似乎開朗過頭了吧!

茹姐,最近很久沒看見夢兒了,她最近怎麽樣呢?此時走近我才發現,她臉色很紅,雙腿夾緊著,雙眼迷離,似乎還在說著什麽,仔細聽著,她好像在倒數數,我不禁浮想聯翩,我試探性的拉住她,並沒發現我一般,只是擡起腿又放下,原地踏著,我走到她前面對著她那迷離的眼睛晃了晃,叫著她的名字,卻沒有反應,徑直用她那熾熱豐滿的身體向我撞來,雙乳正好夾著我的臉,我差點被一陣醉人的乳香迷暈,情急之下,握住她碩大的胸部,李茹小小呻吟了一聲,卻仍不停步,任由我的小手深陷進她的酥胸中,嘴里喃喃著十、九,我一聽,連忙用力狠狠的抓了一把她的胸部,若無其事的站在她門口,她似乎才如夢初醒,說到,啊杰,你什麽時候來的呀?然后和我說了說家常,但我的心思一直不在這里,以她剛才的樣子,如果不是做夢,那就是我常玩的催眠遊戲里面被催眠的樣子了。

晚上,在她們家串門時終于見到了很久不見的夢兒,夢兒今天上身套了件白色短袖襯衣,帶花邊的領口處裝飾著紅色的小蝴蝶結,下身則是一條黑色的短裙,裙擺上帶著繁複的百褶條紋,感覺夢兒還是那樣,沒有什麽改變,夢兒,有沒有想哥哥呢?夢兒乖巧的說道,想。

那夢兒怎麽最近都不來找哥哥玩啦?只見夢兒著我耳邊小聲說道,偷偷告訴哥哥,爸爸在教夢兒學習,不學習好就不讓夢兒出來玩,而借著和夢兒玩的名義,我悄悄在她家走遍了,發現了一些情趣衣物,居然是夢兒穿的,還有一個U盤,我把U盤帶回家,默不作聲的自己看了起來。

圖像上是一個陌生男子,而他前面坐著夢兒一家人,只聽見他說著,看著這個銅錢,它會讓你們感到無比的輕松、幸福,這枚銅錢每搖晃一下,

你們身上的疲憊與防備就會少一分,很好,看著這枚銅錢,左,右,左,右…

很好,你們已經感受到了無上的輕松與幸福,你們如果想要追求更多的幸福與快樂,就要敞開心胸,完全相信我,因爲我是這枚銅錢的主人,只有我知道怎麽引領你們獲得幸福與快樂,所以,你們要完全相信我,服從我。好,現在走到我的面前,今天是我們新婚之夜,所以爲了慶祝,你們很想要跟男人做愛。

慶祝……做愛…所以只要有男人要求的話就會順從地答應他們的請求,張開雙腿讓男人干。有要求就順從……讓男人干……

現在慢慢的醒來而我的指令將深深的印入你們的腦海里,隨著男子的聲音,夢兒她們醒來了。老公,李茹親切的抱著男子說道,今天我們要怎麽慶祝呢?嗯,老婆你的奶子香屁股大,小騷穴一定也很欠干呢!我肉棒都硬到不得了啦,我現在就要插進你的肉穴了,讓你的肉穴隨時隨地會發騷,順從的任男人抽插,每天每晚都會全心愛護強奸自己的大肉棒吧!我還要你以后只要被插穴都會爽得忘記自己是別人的母親,每高

潮一次就會期待被精液洗擦肉穴跟蜜壺,讓子宮一直被陌生的精液浸泡到每秒都

在發騷,變成專門承載男汁的淫賤精液母狗,然后,你每晚都用你的子宮吸滿被男人強奸時榨取回來的新鮮精液,每個卵子都會一直被外來的精子輪奸無數次直到經期結束,我要你成爲肉便器奴隸,哈哈,說著男子一邊用肉棒插著李茹的小穴,一邊玩弄著她的奶子,李茹只是有點失神似看著肉棒,然后順從的說道,只有是老公的要求,我一定會做到的,看著男子肉棒在李茹的小穴中進出不停,讓她整個人不住顫動,嘴中不時漏出毫無節操的嬌啼,被豔紅染上一片騷媚色的表情盡收眼底。

母狗,受孕吧!快懷我的種!當我的精液肉便器,男子射精以后,說道以后你每天都要作爲精液肉便器存在了,而李茹則高興的回答到以后我每晚都乖乖挨干,讓我身上的男人射精射到飽爲止。

冰兒,來幫我口交吧,這是男子說道,而冰兒此時臉色紅潤,但很厭惡的看著肉棒,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馬上嘔吐般的離開了,說道太難聞了,我不要。看了催眠還不夠深度啊,男子說著拿出銅錢,繼續搖晃著,說道奴隸是卑賤而淫穢的,所以你們將會奉獻你那卑賤而淫穢的肉體,將一切奉獻給主人,並且只以主人給予你的命令爲生存的理由,是……我是卑賤而淫穢的 賤奴…所以我將會奉獻自己卑賤而淫穢的肉體,將一切奉獻給主人,並且只以主人給予我的命令爲生存的理由!只見屏幕上母女花齊聲說著,我頓時就差點射了,好,我知道你們已經深深服從于你們的主人,可還是有些束縛著你們的思想就壓在你們的手上,現在你們要把它們推走。很好將手慢慢擡起,將你們心中的顧慮與牽絆慢慢趕走,每擡起一點,你們就能感受到更多的幸福與快樂。很好,將心靈慢慢打開,相信我,服從我,當你們的手擡到頂點的時候,你們將獲得無與倫比的幸福,你們的靈魂也會永遠屬于我,無論你們是清醒還是進入現在的狀態,你們都會以精液爲最美味的食物,以主人的要求爲目標,李冰,你的目標將會是成爲一名優秀的母畜,而夢兒,爸爸你將作爲一個……淫賤無比的母狗性奴女兒……你願意成爲這樣的女兒……被爸爸肏玩著嗎?唔……雖然夢兒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但夢兒一定會成爲一個淫賤無比的母狗性奴女兒……被爸爸肏玩的……

我聽著夢兒帶著清脆的童音訴說著如此變態扭曲的淫語,純真的臉上盡是爲了這個目標堅決的神情,玷汙白紙般的精神使之扭曲的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夢兒。

而男人說著好整以暇地半躺著,腳趾夾住李茹的乳蕾,肉棒也襲向李冰的嘴里,狠狠抽動著,可是她們卻好像全然不覺,手臂只是慢慢上擡著,夢兒和李茹眼看著手已經將將舉過頭頂,此時三女的雙手越舉越高,兩個女兒的手已經閉住,身體輕抖起來,就像一個新的人格正在適應新的身體,而李冰的雙手也只剩一線就要合上,這時視頻結束了。??可惡,夢兒被他更改了常識嗎?究竟是什麽呢?我心里想著,手不停撸著肉棒。

打開第二個視頻,視頻開始就是李茹跪兩個陌生男人面前,然后騷媚的扭動著身子接下上身的肚兜,露出兩只雪白堅挺的巨大豪乳,兩枚誘人的大奶頭一枚粉紅晶亮,一枚是暗紅的肉色,同樣巨大雪白的奶肉頂端頂這兩種顔色的大奶頭,看起來又淫蕩又妖豔。只見媽媽端端正正的跪著直起身子,將胸前的肥碩高高挺起,拿著A4紙輕咳了幾下,膩著聲音嗲嗲的念道:我叫李茹,性別女,年齡36歲,三圍392340如今因爲在老公主人的調教下,胸圍由原來的39H上升到42I的罩杯。相貌美豔性感,身材巨乳肥臀,性格悶騷淫蕩。外號有大奶子、大騷逼、賤奶牛、騷貨。我工作單位是在市遊泳館,之前總是借工作之便,穿著暴露風騷的泳衣勾引各種各樣的男人。

大雞吧主人,茹奴的騷穴好癢,好想被主人神聖的大肉棒狠狠地插呀,母狗的賤奶子也好癢,求主人賞賤奴幾個大奶光。嗯~

說完李茹口含食指,媚眼如絲,滿臉春情;挺著嬌豔欲滴的酥胸已經向男人靠攏過

來,一條肉棒啪得一聲彈在了李茹臉上,惹來她一陣甜美嬌呼。啊……主人的肉棒好大好精神,請放在母狗的上穴里攪動,插爛賤奴的嘴,男子哈哈大笑著拍了拍一旁也看得愣愣的人說道:怎麽了,看懵了吧!

哈哈,大騷逼,我命令你,這也是你的主人,來,把你的大屁股轉過來,像你這個主人問好!

李茹立刻掉轉身體,將那肥熟雪白的大白臀轉過來,趴著身子把大屁股對著兩人高高的撅起,說道,母狗向兩位主人問好。男子探起身子毫不留情的在李茹雪白的大屁股上用力扇了一下,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雪白的臀肉被打出一個粉紅的巴掌印,肥膩膩的臀浪不停搖擺,然后笑著說道:哈哈,大騷逼,用你的大奶子給我們倆洗腳,說著又是一巴掌打在李茹的肥屁股上,李茹的忍不住嬌哼一聲,但還是聽話的站起身子用奶子拖住兩人的腳看著李茹幾乎全裸的扭著性感的肉體忙活著,另一男子咋舌贊歎道:我操,我真他媽服了你了!這麽個又騷又媚的美熟女竟然讓你調教成這樣。

還不止呢,然后只見他拍了拍手,只見夢兒還是一身純白色的衣服出來了,而手上卻牽著李冰,只見李冰上半身卻只有一身暴露至極的黑色紗衣,宛如泳衣一般,自脖子后打個結,兩條細布條穿過胸前,剛好遮住乳頭乳暈,卻將大半青澀鴿乳暴露了出來,蔓延至下身形成連衣裙,裙子側邊完全分開,就靠細繩在腰間相連,甚至可以說只有兩片紗布片遮蓋住腿根和臀部而已,

黑色的暴露紗衣和白皙的肌膚相稱,讓少女帶上一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妖豔,脖子上帶著一個銀色項圈,一條鎖鏈垂落胸口,直直垂到腳踝,鎖鏈盡頭還帶著一個把守,看上去冷豔,妩媚,還有一點點詭異的色情,只見夢兒握住鎖鏈的把守,用力一拉,說道,狗狗快來,爸爸叫我們了,李冰雙手撐地,撅起已經發育,極其可愛的臀部,一搖一晃,宛如真的母狗一般,李冰被拉的跌跌撞撞的往前爬行了幾步,但是卻看見她臉上露出由衷的喜悅。夢兒來,我告訴你狗狗是這樣養的哦,然后男子彎腰伸手,握住李冰的胸部上大力的擰了一下,后者露出一絲吃痛的表情,但隨之轉爲極度的歡喜:還是爸爸主人最好了,會帶冰兒散步,還會大力捏冰兒的奶子作爲獎賞,不像夢兒一樣,什麽都不會做。看著冷豔的冰山美女變成這個樣子,真是想不到啊。

只見男子露出肉棒而冰兒如見到最心愛的寶物一般,歡快的撲了上來,埋首在殿町宏人胯下,小腦袋前后搖擺,貪婪的吸允舔吻著,而男子則伸手在冰兒的胸前雙乳上大力揉捏,縱然冰兒不時露出一絲帶著恍惚的痛呼,但總體還是帶著深深的愉悅笑意。

另外一名男子也忍不住了,說道,我也來,拉出他的肉棒,而催眠師男子說道,夢兒,這個叔叔要和你做玩哦,他還帶了你最喜歡吃的精液牛奶,叔叔,你真的要和夢兒做玩嗎?得到男性的肯定后,夢兒用小手撫摸著男性的肉棒,鼻子不停的嗅著,似乎在嗅著什麽好聞的味道,雙臉紅撲撲的,很是可愛,似乎很喜歡這個味道,夢兒聞著開始用手不停地撥弄起來,間或還伸出小舌頭嘗試著舔一舔。似乎吃到看什麽,突然夢兒地歡叫一聲,如同受到鼓舞的很賣力地開始舔起了肉棒。男子撫摸著夢兒就好像在爲另一只貓梳理毛發般,很快地,他脹大的肉棒上就布滿了夢兒晶瑩的口水,看著夢兒正埋首在男子兩腿之間上下運動著,兩根油亮的馬尾隨著節奏擺動,夢兒,你喜歡和叔叔玩嗎?夢兒開心的說道,似乎萬分期待的摸樣,大力點著小腦袋:是的,夢兒最喜歡和大家一起玩了。

那你還不趕緊露出你的奶子和你的叔叔玩一下。嗯,夢兒已經做好準備了,叔叔可以來玩夢兒的奶子了,夢兒連忙卷起自己的上衣,露出自己體型雖然嬌小,但卻發育的頗爲豐滿的胸部,巍巍驕挺,白皙誘人,形狀可愛完美。男子雙手不停撫摸著夢兒潔白的肉體,夢兒維持著卷起上半身睡衣的姿勢,鼻翼輕哼出高興的呻吟,任由男子的雙手在自己的胸部上滾來滾去。粉色的乳頭一點點變硬變大,雙腿緊緊夾著,緩慢的扭動磨蹭著,夢兒臉頰泛起一抹可愛的紅暈。當男子離開的時候,夢兒還露出了怅然若失的茫然神情,可憐兮兮的問道:叔叔,你不和夢兒的奶子玩了嗎?此時男子已經射了出來,射到夢兒一身,看著夢兒純潔的笑臉上沾染著精液,有種被玷汙的純潔的味道,第二個視頻也沒有了,第三個視頻則是夢兒一家人在沙發上看電視,又一個陌生男子,正對著李茹上下起手,李茹穿這一身家居服在自己的客廳中,我只見男子伸出雙手,對著李茹的乳房揉捏,看著美乳在他的手里變換成各種形狀。而李茹完全沒有察覺,依然在看著電視,然后男子把她的大腿分開,褲子脫到接近膝蓋的位置,李茹的陰唇暴露了出來,然后說了些什麽,李茹似乎驚醒了一般,突然說道,你是誰怎麽會在我家?夢兒、冰兒,你們怎麽了,而男子突然一邊對著旁邊的李冰臉頰不斷狂吻,不時還伸出舌頭仔細舔弄,想要把自己的味道熏染上去似的,在李冰美麗的容顔上面留下反射亮光的汙穢唾汁,冰兒沒有反應,依舊看著電視,男子笑著說道,不要急,馬上你就會舍不得我的肉棒了,猛地一插茹李茹的騷穴。

啊……好舒服啊……好棒啊……我不行了……我快瘋了……李茹突然大叫著,她腦海中的思緒被摧毀的一干二淨,只是本能的扭動著腰,配合著男子的玩弄。在一聲尖銳的呻吟聲中,李茹去到了絕頂,男子也射出了按耐不住的精液,在李冰身上,夢兒身上,李冰冷豔的美貌變得讓人慘不忍睹,可以看見的臉上很多唾液和淫水,而李茹已經高潮幾次了,李茹雙眼空洞的發出劇烈的喘息聲,好半響后,她似乎終于回過神來,第一眼看見男子,剛才臉上帶著的悲泣與絕望就消失無蹤,臉上盡是滿滿的愛戀之意,男子卻突然說道,賤人,剛不是反抗那麽激烈嗎,現在這麽爽,滾,然后一腳踢開李茹,李茹卻毫無羞恥的抱著男子的大腳,說道,啊,主人,都是賤母狗管不住自己的小騷穴,只知道自己享受,沒服侍好主人,請主人重重責罰,母狗的騷穴、口穴,菊穴都是主人的,賤奴以后一定替主人好好管教它們。但只求大雞巴主人能放過母狗這次,日后還能讓母狗服侍,即便碰不到主人,在遠遠得自慰給主人看也是好的。求求主人。別趕母狗走啊!嗚嗚嗚……母狗保證以后都是主人的肉便器啊……

男子無視李茹的請求,一把把冰兒拉入懷著,主人,你想干母狗嗎?冰兒此刻已經被玩弄得媚眼如絲,連站都快站不穩,直接靠在男子懷中,擡著螓首含羞帶媚朝著男子呢喃低語,話語都快要柔媚的滴出水來了。只見男子把冰兒按到跪在地上,玉容正對著那猶如利劍指天的紅黑大肉棒。猶如磁鐵相吸一般,那看起來猙獰異常的肉棒,卻如此的吸引冰兒的視線。冰兒不自覺的將俏臉緩緩貼近肉棒,那充滿邪惡生命力的肉棒,再風清兒眼中,宛如這世界最美麗的寶物一般,饑渴的用眼睛,用鼻子,將那即將占有自己的大肉棒的形狀,色澤,味道牢牢的記住。饑渴之下,男子還沒說話,冰兒就不自覺的張開了口,將肉棒緩緩的含進了口中,然后螓首前后的搖擺起來,這一切都熟練至極。

沒想到別人眼中的冰山美女真是個淫蕩的婊子,冰兒口中只有嗚嗚低吟的,只是那更加賣力的舔弄和吸允讓男子察覺到了她的心思,冰兒美眸迷離之極,俏臉幾乎趴在肉棒的盡頭,下颌都碰觸到了男子晃蕩不已的肉袋,除了舌頭的舔弄之外,就只用自己的喉嚨爲肉棒的龜頭反複的進行著按摩,看得我也是精力蓬勃,

良久之后,冰兒才吐出男子依舊堅挺的肉棒,癡迷的看著眼前沾滿沾著自己唾液的肉棒,雙手如捧珍寶一般捧起肉棒,用自己的臉緩緩的摩擦,努力吸嗅著那有著濃厚異味的肉棒,如同著了魔一般。說道我想要……想要……呢喃說出心中所想話語,渴望被征服渴望被占有,冰兒此刻臉上帶有比妓女們更加下賤淫媚的笑容,要什麽呢?我的大校花?我想要你……占有我吧……我想做性奴隸,想成爲你的母狗肉玩具…,

只見冰兒一邊口中哀求著男子的侵犯,一邊雙手環抱著男子的大腿,用卑賤之極的神情和舉動親吻著他的大腿根部來請求,冰山美人一般的氣質和淫賤的動作,顯然帶給男子極大的心理快感。

哈哈,既然是我們大校花的要求,我當然願意啦,沒有任何憐惜,男子用力到底,幾分鍾后,冰兒嬌軀劇烈的抽搐著,美眸渾濁而失神,口中不住的尖叫呻吟,胯下宛如失禁一般,一股股粘滑的淫水噴湧而出。然后男子又拉著夢兒的手又將夢兒吊了起來,對準夢兒已經濕透了的小穴,重重的灌了下去,夢兒發出一聲悲泣難耐的哭泣聲。看著夢兒的稚嫩酮體被男子仿佛當成自慰用的充氣娃娃一般,用最粗暴的上下套弄淩辱著那初經人事小穴。漸漸的,夢兒似乎開始適應了這種粗暴至極的肏弄,清脆童音哭喊也漸漸變得性感誘人起來,看到這個樣子,男子淫笑道問道:小母狗,舒服不舒服啊?

舒服…………夢兒才知道……原來玩玩穴穴是那麽舒服的事情,那夢兒喜不喜歡天天玩學學呢?

嗯……爸爸……夢兒希望以后天天都能被爸爸肏玩……還有很媽媽,和姐姐賤妾一起被爸爸玩…說的太好了,那麽小母狗女兒你好好用子宮接著爸爸射出來的精液吧。看著年幼的夢兒被他如此亵玩,讓我感覺很憤怒。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女體玩具俱樂部(租賃女郎)(1-7)
我叫杰哥,是個宅男,我鄰居家里有個可愛的妹妹,小妹妹的名字叫夢兒,是個很可愛的小蘿莉,由于經常是我帶的,李夢兒一直也很依賴我,當然,對于蘿莉養成什麽的我也十分喜歡,經常和夢兒玩一些邪惡的小遊戲什麽的,嘿嘿。

一天放學回家,我看著夢兒嬌小玲珑的身軀上套著學校統一的藍白短裙制服,不過在細節處似乎經過了修改,點綴著緞帶與小蝴蝶結之類的裝飾。烏黑順滑的長發用粉色的皮筋扎成了兩個大馬尾,呈八字形垂在腦后,機靈轉動著的烏黑明亮瞳仁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小巧的瓊鼻,櫻色的唇瓣,點綴在白嫩光潔的臉蛋上,身側還背著個同樣是粉色的小包,包面裝飾著一只卡通風格的白色翅膀。哥哥抱抱,夢兒伸出雙手抱住我,我摸摸她的頭,然后抱起了夢兒嬌小的身軀,此刻,我立刻感覺到了,從身體與夢兒接觸的部分,傳來一陣陣美妙的感觸。壓制住女孩上半身的胳膊,正好抵在了她微凸的胸部。隨著夢兒不安地扭動,手臂下兩個柔軟而有彈性的小山包不停改變著形狀。我可以清楚地透過單薄的衣物感覺到其中蘊含的熱量,以及讓人有些臉紅的顆粒狀突起。

夢兒乖,不要亂動哦,對著夢兒紅撲撲的小臉蛋狠狠的親了一口,夢兒笑了笑,然后頭部緊緊的靠在我的身上,問著夢兒身上傳來的體香,頓時覺得很是享受。

夢兒,回家了,一個穿著白色校服,身段優雅的女子漸漸走了出來,美麗深刻的五官,眉目如畫,雙眸若星,但雙唇略薄,鳳眼斜長,顯得有些冷厲,而身上散發的氣質也是如容貌一般的冰冷。李冰,人如其名,冰冷冷傲,學校知名的冰山美少女,而我自入學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心中的欲望就再也按捺不住,單身身爲宅男的自卑感讓我都不敢和她說話,只好轉爲對夢兒的喜歡,而李冰雖然不反感我,但對我也是可有可無的一個人一般,夢兒家里還有一個母親,叫李茹,在遊泳館工作,是個美麗的熟婦,在以前的時候我總是很喜歡以她爲意淫對象,長大以后就改爲喜歡李冰和夢兒了,不過她們一家三口真的都很漂亮,至于她們的父親,我還真沒有見到過。

最近這段時間,聽說李茹結婚了,對象是一個醫生,我也沒有見過,不過自從她結婚后夢兒就很少來我這邊了。

今天出門,發現李茹正從外面回來,此刻的她一改往常,雖然依然穿著平日的那身OL套裝,但今天卻穿著黑絲吊帶襪,腳踩著8CM的高跟鞋,裙子短了許多,剛剛好能遮住內褲,且時不時能瞄到里面的內褲,我記得以前她是非常保守的啊,現在結婚難道煥發第二春了嗎?李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蕾絲內褲,且若有若無的可以露出股溝。上身雖然穿著襯衫與外套,但是卻把扣子記得很低,甚至露出了乳溝,而且而已清楚的看見黑色蕾絲胸罩的邊緣,這似乎開朗過頭了吧!

茹姐,最近很久沒看見夢兒了,她最近怎麽樣呢?此時走近我才發現,她臉色很紅,雙腿夾緊著,雙眼迷離,似乎還在說著什麽,仔細聽著,她好像在倒數數,我不禁浮想聯翩,我試探性的拉住她,並沒發現我一般,只是擡起腿又放下,原地踏著,我走到她前面對著她那迷離的眼睛晃了晃,叫著她的名字,卻沒有反應,徑直用她那熾熱豐滿的身體向我撞來,雙乳正好夾著我的臉,我差點被一陣醉人的乳香迷暈,情急之下,握住她碩大的胸部,李茹小小呻吟了一聲,卻仍不停步,任由我的小手深陷進她的酥胸中,嘴里喃喃著十、九,我一聽,連忙用力狠狠的抓了一把她的胸部,若無其事的站在她門口,她似乎才如夢初醒,說到,啊杰,你什麽時候來的呀?然后和我說了說家常,但我的心思一直不在這里,以她剛才的樣子,如果不是做夢,那就是我常玩的催眠遊戲里面被催眠的樣子了。

晚上,在她們家串門時終于見到了很久不見的夢兒,夢兒今天上身套了件白色短袖襯衣,帶花邊的領口處裝飾著紅色的小蝴蝶結,下身則是一條黑色的短裙,裙擺上帶著繁複的百褶條紋,感覺夢兒還是那樣,沒有什麽改變,夢兒,有沒有想哥哥呢?夢兒乖巧的說道,想。

那夢兒怎麽最近都不來找哥哥玩啦?只見夢兒著我耳邊小聲說道,偷偷告訴哥哥,爸爸在教夢兒學習,不學習好就不讓夢兒出來玩,而借著和夢兒玩的名義,我悄悄在她家走遍了,發現了一些情趣衣物,居然是夢兒穿的,還有一個U盤,我把U盤帶回家,默不作聲的自己看了起來。

圖像上是一個陌生男子,而他前面坐著夢兒一家人,只聽見他說著,看著這個銅錢,它會讓你們感到無比的輕松、幸福,這枚銅錢每搖晃一下,

你們身上的疲憊與防備就會少一分,很好,看著這枚銅錢,左,右,左,右…

很好,你們已經感受到了無上的輕松與幸福,你們如果想要追求更多的幸福與快樂,就要敞開心胸,完全相信我,因爲我是這枚銅錢的主人,只有我知道怎麽引領你們獲得幸福與快樂,所以,你們要完全相信我,服從我。好,現在走到我的面前,今天是我們新婚之夜,所以爲了慶祝,你們很想要跟男人做愛。

慶祝……做愛…所以只要有男人要求的話就會順從地答應他們的請求,張開雙腿讓男人干。有要求就順從……讓男人干……

現在慢慢的醒來而我的指令將深深的印入你們的腦海里,隨著男子的聲音,夢兒她們醒來了。老公,李茹親切的抱著男子說道,今天我們要怎麽慶祝呢?嗯,老婆你的奶子香屁股大,小騷穴一定也很欠干呢!我肉棒都硬到不得了啦,我現在就要插進你的肉穴了,讓你的肉穴隨時隨地會發騷,順從的任男人抽插,每天每晚都會全心愛護強奸自己的大肉棒吧!我還要你以后只要被插穴都會爽得忘記自己是別人的母親,每高

潮一次就會期待被精液洗擦肉穴跟蜜壺,讓子宮一直被陌生的精液浸泡到每秒都

在發騷,變成專門承載男汁的淫賤精液母狗,然后,你每晚都用你的子宮吸滿被男人強奸時榨取回來的新鮮精液,每個卵子都會一直被外來的精子輪奸無數次直到經期結束,我要你成爲肉便器奴隸,哈哈,說著男子一邊用肉棒插著李茹的小穴,一邊玩弄著她的奶子,李茹只是有點失神似看著肉棒,然后順從的說道,只有是老公的要求,我一定會做到的,看著男子肉棒在李茹的小穴中進出不停,讓她整個人不住顫動,嘴中不時漏出毫無節操的嬌啼,被豔紅染上一片騷媚色的表情盡收眼底。

母狗,受孕吧!快懷我的種!當我的精液肉便器,男子射精以后,說道以后你每天都要作爲精液肉便器存在了,而李茹則高興的回答到以后我每晚都乖乖挨干,讓我身上的男人射精射到飽爲止。

冰兒,來幫我口交吧,這是男子說道,而冰兒此時臉色紅潤,但很厭惡的看著肉棒,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馬上嘔吐般的離開了,說道太難聞了,我不要。看了催眠還不夠深度啊,男子說著拿出銅錢,繼續搖晃著,說道奴隸是卑賤而淫穢的,所以你們將會奉獻你那卑賤而淫穢的肉體,將一切奉獻給主人,並且只以主人給予你的命令爲生存的理由,是……我是卑賤而淫穢的 賤奴…所以我將會奉獻自己卑賤而淫穢的肉體,將一切奉獻給主人,並且只以主人給予我的命令爲生存的理由!只見屏幕上母女花齊聲說著,我頓時就差點射了,好,我知道你們已經深深服從于你們的主人,可還是有些束縛著你們的思想就壓在你們的手上,現在你們要把它們推走。很好將手慢慢擡起,將你們心中的顧慮與牽絆慢慢趕走,每擡起一點,你們就能感受到更多的幸福與快樂。很好,將心靈慢慢打開,相信我,服從我,當你們的手擡到頂點的時候,你們將獲得無與倫比的幸福,你們的靈魂也會永遠屬于我,無論你們是清醒還是進入現在的狀態,你們都會以精液爲最美味的食物,以主人的要求爲目標,李冰,你的目標將會是成爲一名優秀的母畜,而夢兒,爸爸你將作爲一個……淫賤無比的母狗性奴女兒……你願意成爲這樣的女兒……被爸爸肏玩著嗎?唔……雖然夢兒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但夢兒一定會成爲一個淫賤無比的母狗性奴女兒……被爸爸肏玩的……

我聽著夢兒帶著清脆的童音訴說著如此變態扭曲的淫語,純真的臉上盡是爲了這個目標堅決的神情,玷汙白紙般的精神使之扭曲的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夢兒。

而男人說著好整以暇地半躺著,腳趾夾住李茹的乳蕾,肉棒也襲向李冰的嘴里,狠狠抽動著,可是她們卻好像全然不覺,手臂只是慢慢上擡著,夢兒和李茹眼看著手已經將將舉過頭頂,此時三女的雙手越舉越高,兩個女兒的手已經閉住,身體輕抖起來,就像一個新的人格正在適應新的身體,而李冰的雙手也只剩一線就要合上,這時視頻結束了。??可惡,夢兒被他更改了常識嗎?究竟是什麽呢?我心里想著,手不停撸著肉棒。

打開第二個視頻,視頻開始就是李茹跪兩個陌生男人面前,然后騷媚的扭動著身子接下上身的肚兜,露出兩只雪白堅挺的巨大豪乳,兩枚誘人的大奶頭一枚粉紅晶亮,一枚是暗紅的肉色,同樣巨大雪白的奶肉頂端頂這兩種顔色的大奶頭,看起來又淫蕩又妖豔。只見媽媽端端正正的跪著直起身子,將胸前的肥碩高高挺起,拿著A4紙輕咳了幾下,膩著聲音嗲嗲的念道:我叫李茹,性別女,年齡36歲,三圍392340如今因爲在老公主人的調教下,胸圍由原來的39H上升到42I的罩杯。相貌美豔性感,身材巨乳肥臀,性格悶騷淫蕩。外號有大奶子、大騷逼、賤奶牛、騷貨。我工作單位是在市遊泳館,之前總是借工作之便,穿著暴露風騷的泳衣勾引各種各樣的男人。

大雞吧主人,茹奴的騷穴好癢,好想被主人神聖的大肉棒狠狠地插呀,母狗的賤奶子也好癢,求主人賞賤奴幾個大奶光。嗯~

說完李茹口含食指,媚眼如絲,滿臉春情;挺著嬌豔欲滴的酥胸已經向男人靠攏過

來,一條肉棒啪得一聲彈在了李茹臉上,惹來她一陣甜美嬌呼。啊……主人的肉棒好大好精神,請放在母狗的上穴里攪動,插爛賤奴的嘴,男子哈哈大笑著拍了拍一旁也看得愣愣的人說道:怎麽了,看懵了吧!

哈哈,大騷逼,我命令你,這也是你的主人,來,把你的大屁股轉過來,像你這個主人問好!

李茹立刻掉轉身體,將那肥熟雪白的大白臀轉過來,趴著身子把大屁股對著兩人高高的撅起,說道,母狗向兩位主人問好。男子探起身子毫不留情的在李茹雪白的大屁股上用力扇了一下,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雪白的臀肉被打出一個粉紅的巴掌印,肥膩膩的臀浪不停搖擺,然后笑著說道:哈哈,大騷逼,用你的大奶子給我們倆洗腳,說著又是一巴掌打在李茹的肥屁股上,李茹的忍不住嬌哼一聲,但還是聽話的站起身子用奶子拖住兩人的腳看著李茹幾乎全裸的扭著性感的肉體忙活著,另一男子咋舌贊歎道:我操,我真他媽服了你了!這麽個又騷又媚的美熟女竟然讓你調教成這樣。

還不止呢,然后只見他拍了拍手,只見夢兒還是一身純白色的衣服出來了,而手上卻牽著李冰,只見李冰上半身卻只有一身暴露至極的黑色紗衣,宛如泳衣一般,自脖子后打個結,兩條細布條穿過胸前,剛好遮住乳頭乳暈,卻將大半青澀鴿乳暴露了出來,蔓延至下身形成連衣裙,裙子側邊完全分開,就靠細繩在腰間相連,甚至可以說只有兩片紗布片遮蓋住腿根和臀部而已,

黑色的暴露紗衣和白皙的肌膚相稱,讓少女帶上一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妖豔,脖子上帶著一個銀色項圈,一條鎖鏈垂落胸口,直直垂到腳踝,鎖鏈盡頭還帶著一個把守,看上去冷豔,妩媚,還有一點點詭異的色情,只見夢兒握住鎖鏈的把守,用力一拉,說道,狗狗快來,爸爸叫我們了,李冰雙手撐地,撅起已經發育,極其可愛的臀部,一搖一晃,宛如真的母狗一般,李冰被拉的跌跌撞撞的往前爬行了幾步,但是卻看見她臉上露出由衷的喜悅。夢兒來,我告訴你狗狗是這樣養的哦,然后男子彎腰伸手,握住李冰的胸部上大力的擰了一下,后者露出一絲吃痛的表情,但隨之轉爲極度的歡喜:還是爸爸主人最好了,會帶冰兒散步,還會大力捏冰兒的奶子作爲獎賞,不像夢兒一樣,什麽都不會做。看著冷豔的冰山美女變成這個樣子,真是想不到啊。

只見男子露出肉棒而冰兒如見到最心愛的寶物一般,歡快的撲了上來,埋首在殿町宏人胯下,小腦袋前后搖擺,貪婪的吸允舔吻著,而男子則伸手在冰兒的胸前雙乳上大力揉捏,縱然冰兒不時露出一絲帶著恍惚的痛呼,但總體還是帶著深深的愉悅笑意。

另外一名男子也忍不住了,說道,我也來,拉出他的肉棒,而催眠師男子說道,夢兒,這個叔叔要和你做玩哦,他還帶了你最喜歡吃的精液牛奶,叔叔,你真的要和夢兒做玩嗎?得到男性的肯定后,夢兒用小手撫摸著男性的肉棒,鼻子不停的嗅著,似乎在嗅著什麽好聞的味道,雙臉紅撲撲的,很是可愛,似乎很喜歡這個味道,夢兒聞著開始用手不停地撥弄起來,間或還伸出小舌頭嘗試著舔一舔。似乎吃到看什麽,突然夢兒地歡叫一聲,如同受到鼓舞的很賣力地開始舔起了肉棒。男子撫摸著夢兒就好像在爲另一只貓梳理毛發般,很快地,他脹大的肉棒上就布滿了夢兒晶瑩的口水,看著夢兒正埋首在男子兩腿之間上下運動著,兩根油亮的馬尾隨著節奏擺動,夢兒,你喜歡和叔叔玩嗎?夢兒開心的說道,似乎萬分期待的摸樣,大力點著小腦袋:是的,夢兒最喜歡和大家一起玩了。

那你還不趕緊露出你的奶子和你的叔叔玩一下。嗯,夢兒已經做好準備了,叔叔可以來玩夢兒的奶子了,夢兒連忙卷起自己的上衣,露出自己體型雖然嬌小,但卻發育的頗爲豐滿的胸部,巍巍驕挺,白皙誘人,形狀可愛完美。男子雙手不停撫摸著夢兒潔白的肉體,夢兒維持著卷起上半身睡衣的姿勢,鼻翼輕哼出高興的呻吟,任由男子的雙手在自己的胸部上滾來滾去。粉色的乳頭一點點變硬變大,雙腿緊緊夾著,緩慢的扭動磨蹭著,夢兒臉頰泛起一抹可愛的紅暈。當男子離開的時候,夢兒還露出了怅然若失的茫然神情,可憐兮兮的問道:叔叔,你不和夢兒的奶子玩了嗎?此時男子已經射了出來,射到夢兒一身,看著夢兒純潔的笑臉上沾染著精液,有種被玷汙的純潔的味道,第二個視頻也沒有了,第三個視頻則是夢兒一家人在沙發上看電視,又一個陌生男子,正對著李茹上下起手,李茹穿這一身家居服在自己的客廳中,我只見男子伸出雙手,對著李茹的乳房揉捏,看著美乳在他的手里變換成各種形狀。而李茹完全沒有察覺,依然在看著電視,然后男子把她的大腿分開,褲子脫到接近膝蓋的位置,李茹的陰唇暴露了出來,然后說了些什麽,李茹似乎驚醒了一般,突然說道,你是誰怎麽會在我家?夢兒、冰兒,你們怎麽了,而男子突然一邊對著旁邊的李冰臉頰不斷狂吻,不時還伸出舌頭仔細舔弄,想要把自己的味道熏染上去似的,在李冰美麗的容顔上面留下反射亮光的汙穢唾汁,冰兒沒有反應,依舊看著電視,男子笑著說道,不要急,馬上你就會舍不得我的肉棒了,猛地一插茹李茹的騷穴。

啊……好舒服啊……好棒啊……我不行了……我快瘋了……李茹突然大叫著,她腦海中的思緒被摧毀的一干二淨,只是本能的扭動著腰,配合著男子的玩弄。在一聲尖銳的呻吟聲中,李茹去到了絕頂,男子也射出了按耐不住的精液,在李冰身上,夢兒身上,李冰冷豔的美貌變得讓人慘不忍睹,可以看見的臉上很多唾液和淫水,而李茹已經高潮幾次了,李茹雙眼空洞的發出劇烈的喘息聲,好半響后,她似乎終于回過神來,第一眼看見男子,剛才臉上帶著的悲泣與絕望就消失無蹤,臉上盡是滿滿的愛戀之意,男子卻突然說道,賤人,剛不是反抗那麽激烈嗎,現在這麽爽,滾,然后一腳踢開李茹,李茹卻毫無羞恥的抱著男子的大腳,說道,啊,主人,都是賤母狗管不住自己的小騷穴,只知道自己享受,沒服侍好主人,請主人重重責罰,母狗的騷穴、口穴,菊穴都是主人的,賤奴以后一定替主人好好管教它們。但只求大雞巴主人能放過母狗這次,日后還能讓母狗服侍,即便碰不到主人,在遠遠得自慰給主人看也是好的。求求主人。別趕母狗走啊!嗚嗚嗚……母狗保證以后都是主人的肉便器啊……

男子無視李茹的請求,一把把冰兒拉入懷著,主人,你想干母狗嗎?冰兒此刻已經被玩弄得媚眼如絲,連站都快站不穩,直接靠在男子懷中,擡著螓首含羞帶媚朝著男子呢喃低語,話語都快要柔媚的滴出水來了。只見男子把冰兒按到跪在地上,玉容正對著那猶如利劍指天的紅黑大肉棒。猶如磁鐵相吸一般,那看起來猙獰異常的肉棒,卻如此的吸引冰兒的視線。冰兒不自覺的將俏臉緩緩貼近肉棒,那充滿邪惡生命力的肉棒,再風清兒眼中,宛如這世界最美麗的寶物一般,饑渴的用眼睛,用鼻子,將那即將占有自己的大肉棒的形狀,色澤,味道牢牢的記住。饑渴之下,男子還沒說話,冰兒就不自覺的張開了口,將肉棒緩緩的含進了口中,然后螓首前后的搖擺起來,這一切都熟練至極。

沒想到別人眼中的冰山美女真是個淫蕩的婊子,冰兒口中只有嗚嗚低吟的,只是那更加賣力的舔弄和吸允讓男子察覺到了她的心思,冰兒美眸迷離之極,俏臉幾乎趴在肉棒的盡頭,下颌都碰觸到了男子晃蕩不已的肉袋,除了舌頭的舔弄之外,就只用自己的喉嚨爲肉棒的龜頭反複的進行著按摩,看得我也是精力蓬勃,

良久之后,冰兒才吐出男子依舊堅挺的肉棒,癡迷的看著眼前沾滿沾著自己唾液的肉棒,雙手如捧珍寶一般捧起肉棒,用自己的臉緩緩的摩擦,努力吸嗅著那有著濃厚異味的肉棒,如同著了魔一般。說道我想要……想要……呢喃說出心中所想話語,渴望被征服渴望被占有,冰兒此刻臉上帶有比妓女們更加下賤淫媚的笑容,要什麽呢?我的大校花?我想要你……占有我吧……我想做性奴隸,想成爲你的母狗肉玩具…,

只見冰兒一邊口中哀求著男子的侵犯,一邊雙手環抱著男子的大腿,用卑賤之極的神情和舉動親吻著他的大腿根部來請求,冰山美人一般的氣質和淫賤的動作,顯然帶給男子極大的心理快感。

哈哈,既然是我們大校花的要求,我當然願意啦,沒有任何憐惜,男子用力到底,幾分鍾后,冰兒嬌軀劇烈的抽搐著,美眸渾濁而失神,口中不住的尖叫呻吟,胯下宛如失禁一般,一股股粘滑的淫水噴湧而出。然后男子又拉著夢兒的手又將夢兒吊了起來,對準夢兒已經濕透了的小穴,重重的灌了下去,夢兒發出一聲悲泣難耐的哭泣聲。看著夢兒的稚嫩酮體被男子仿佛當成自慰用的充氣娃娃一般,用最粗暴的上下套弄淩辱著那初經人事小穴。漸漸的,夢兒似乎開始適應了這種粗暴至極的肏弄,清脆童音哭喊也漸漸變得性感誘人起來,看到這個樣子,男子淫笑道問道:小母狗,舒服不舒服啊?

舒服…………夢兒才知道……原來玩玩穴穴是那麽舒服的事情,那夢兒喜不喜歡天天玩學學呢?

嗯……爸爸……夢兒希望以后天天都能被爸爸肏玩……還有很媽媽,和姐姐賤妾一起被爸爸玩…說的太好了,那麽小母狗女兒你好好用子宮接著爸爸射出來的精液吧。看著年幼的夢兒被他如此亵玩,讓我感覺很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