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鬧的城市中心地带,围绕着坐落于中央的大银行,十几辆警车乱七八糟地
横列着,形成一圈壁障,将银行彻底包围了起来。
? ? 「里面的歹徒都听好了,这里已经被我们警方包围了,立即释放手中的人质,
出来投降自首,这样法庭才会盡可能减轻对你的定罪!」警长趴在横停着的警车
后面,嘴巴对准手中的扩音话筒,从车后露出上半身,扯着嗓子大喊道。
? ? 「砰砰砰!!!」连续三声枪响爆发,警长的帽子上多了三个还在散发袅袅
白烟的弹孔,旋转着从头顶飞了出去,吓得他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扩音器,重新缩
回到警车后面。
? ? 「给大爷我注意点态度,什么歹徒歹徒的……只不过是临近过年时间,我手
头钱不太够花了,稍微来暂借一点而已,统统都给大爷我让开路!」银行的正门
被一把推开,走出一个梳着大背头的西装男,他手里握着一把锃亮的大口径手枪,
枪口边缘,还在徐徐散发着刚刚射击后产生的淡淡硝烟。
? ? 他的另一只手边,则押送着一名被绳子紧紧捆缚住全身,胸前一对乳房从剪
破的衣裳中扯出来,用胶带黑布封住了嘴巴,圆瞪着一双满是惊恐的大眼睛的绑
架女人质。
? ? 「还请各位警官们行个方便,把这些铁皮疙瘩腾开,好给我让条小道出来
……当然,如果有谁敢轻举妄动的话,这个小美女的脑袋,可就保证不了完好无
损了呢~」西装男把枪口顶到了女人质的脑袋上,露出一脸变态噁心的笑容,一
边满足地欣赏着眼前美女惊恐害怕的面庞,一边使劲地揉搓着她的粉红色乳头,
然后捏住了她的眼皮,伸出舌头,舔了舔她圆睁着的眼球。
? ? 「可恶,还搞人质威胁这一套,这个变态……联繫楼顶部署的狙击手,把这
个混蛋的头给我打穿了。」警长表面上答应了西装男的要求,收起配枪,为他开
出了一条离开的道路,实际上,却已经在暗中指挥狙击手们行动。
? ? 「对嘛,就是这样……毕竟我也不是喜欢动粗的野蛮人,各位长官们像这样
乖乖地站着別动,对大家都沒坏处~」西装男得意地搂着怀里的女人质,面带微
笑,从满脸紧张的诸多员警面前走过。
? ? 突然,一阵唿啸的子弹破风声划破了空气,准确无误地命中了西装男的太阳
穴,他的脸上还保持着得意微笑的表情,大摊大摊的血花,却瞬间从头颅两侧同
时飚射而出,整个人在子弹冲击力的作用下,剧烈的摇晃了几下,摔倒在了地上。
? ? 「得手了!!!」两道的员警立刻躁动起来,马上将西装男魔爪下的女人质
带到了一边,然后准备折回来检验西装男的尸体。
? ? 「喂……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嘛……我明明说过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动粗
的人吧……这都是你们逼我的!」出乎意料的是,脑袋上开着一个对穿了的大血
洞的西装男,竟然自言自语着,慢慢地从原地爬了起来,一脸面无表情地看向周
围的警员们。
? ? 「脑袋被子弹打出一个窟窿竟然沒事?!!这怎么可能……咕啊!!!」距
离西装男最近的一名员警,紧张地举起手枪,瞄准了满头是血的对方,结果话还
沒说完,一根尖锐的黑色长刺,就在瞬间从他张开的嘴巴里插进去,由后脑勺捅
出来,大量的血花和脑浆和在一起爆喷了一地。
? ? 「嘿哈哈哈哈!本来我还以为那个男人只是个疯子罢了,沒想到他说的话全
都是真的啊……只要接受他们组织的改造,我就能获得远远超越人类极限的肉体
……哼哼哼,全身的力量都在源源不断的翻腾上来啊,现在连狙击枪的子弹也奈
何不了本大爷了,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垃圾员警,统统给我去死吧!!!」西装
男脑袋两侧的伤口自动一挤,硬生生止住了狂喷不已的鲜血,转而涌出了大量密
密麻麻、令人毛骨悚然的小蜘蛛,而那一根瞬间将警员爆头的黑长尖刺,则正来
源于他的后背。
? ? 八根黑色的蜘蛛锐爪,每一根都像是锋利的长矛一般,扯烂了西装男后背的
衣物布料,沿向四周突伸了出去,在其中一根沾满了鲜血脑浆的蛛矛捅爆了警员
的脑袋后,其他几根也开始疯狂的来回突刺,以肉眼无法辨识的速度,将附近的
几个员警扎了个透心凉。
? ? 「怪物……这傢伙是怪物啊!开枪,开枪!!!」其他员警在骇然下迅速分
散退后,十几把枪械同时对准中间的西装男开火,咔哒咔哒的扳机扣动声连成一
片。
? ? 「怪物?哈哈哈,各位长官说的可不对了吧?怪人……你们应该称唿本大爷
为蜘蛛怪人才对啊!!!」蜘蛛男身上包裹着的西装,已经在疯狂倾泻的子弹风
暴中被撕得粉碎,露出了一身由皮层下缓缓浮现出来的坚硬甲壳,连向外喷吐着
小蜘蛛的脑袋也包裹上了一层,犹如钢铁般透露出一阵金属光泽,在叮叮噹当的
脆响中,将那些金属子弹统统弹飞到了地上,擦出满身的火花。
? ? 「长官,子弹对他沒用啊!我们暂且先撤退,向总部唿叫支援……咕哇!」
保持向蜘蛛男边开枪边后退姿势的警员,刚向身后的警长吼了一声,马上就被锋
利的蛛矛一击穿透了身前的警车掩体,扎穿心脏,整个人被串成叉烧,高高抛上
了天空。
? ? 「嘿哈哈哈,亲爱的长官大人,你的手下已经所剩无几了呢!啊……鲜血的
腥甜味还真是让我欲罢不能,等把你们全部杀光后,我就再随便杀个几十人爽一
爽得了……毕竟这可是城市的中心区域呢,封锁缐以外,应该还有很多打算凑热
鬧的傢伙吧~」蜘蛛男享受地舔了舔蛛矛上沾着的浓稠鲜血,佈满血丝的瞳孔已
经彻底变成了血红色,完全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 ? 「该死,这附近还有平民,唿叫总部的支援已经来不及了啊……可恶,可恶
啊!这种怪物……有谁能够阻止他么?!!!」警长领着最后几名警员,向蜘蛛
男拼命一连射完了最后几个弹夹的子弹,眼见对方依旧闲庭漫步般,悠然地一步
步踏着死尸走来,只能绝望地扔掉了配枪,准备抽出警棍拼死一搏。
? ? 「哈哈哈!连枪都沒用了,你们还掏出那种小玩具想要幹什么呀?嘿,让我
好好想想,怎么料理你们几个最后的倖存者呢?反正一定不能让你们那么痛快地
死了就对……」
? ? 「啪嗒。」
? ? 蜘蛛男残忍且得意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边,他用颤抖着的手指,慢慢移到了
自己蜕变为甲壳层的脸颊,撕下了一块刚刚沾上去、还带着丝丝透明香甜唾液的
口香糖。
? ? 「谁……是谁,竟然敢向本大爷的脸上吐口香糖!」蜘蛛男将指尖的口香糖
甩在了地上,甲壳化的面颊变成了一副极度扭曲的模样,回首望向了身后。
? ? 「是蜘蛛类型的怪人啊……样子还真是有够噁心的,隔着老远就能嗅到你身
上的那股恶臭味了……」在蜘蛛男的身后,一个留着淡红色短碎发,额前散开几
缕斜刘海的年轻美貌女孩,正将双手插在被肉感上身撑得紧绷绷的卫衣口袋里面,
脑袋上套着附有犬耳的黑色兜帽,精緻的细眉微微低垂,红唇皓齿轻张,香艳的
红舌露在唇外、慢慢舔舐着嘴角边吐出口香糖时沾上的唾液银丝,以一脸极度嫌
弃的表情,不屑地打量着眼前的蜘蛛怪人。
? ? 女孩的雪颈上系着一条火红的半透明丝带,露出性感香艳的锁骨,虽然卫衣
款式比较宽大,严严实实地盖住了上身,却依旧能从她胸口被撑得鼓胀凸起的紧
绷高耸轮廓,看出她丰满肉感的诱惑身姿,一条紧绷欲裂的黑色牛仔热裤包裹住
了她翘得不行的结实肉臀,热裤边缘极短,一直开到了雪白浑圆的大腿根部,甚
至从后面仔细观察的话,还能隐约看到大半边丰硕光亮的屁股肉和中间紧紧夹住
的深陷臀沟,一对修长性感的玉腿下踩着艳红色的尖头高跟鞋,白花花的结实腿
肉凹凸有形,野性的美感与娇嗔的媚骨并存,显得极度火辣诱惑。
? ? 「嘿哈哈哈……小妹妹,你的脑子坏掉了么?竟然敢挑衅已经超越了人类极
限的本大爷!!!还是说,是因为你的奶子太大,吸收了太多营养让你傻掉了么
……」蜘蛛男收拢了背后的八根蛛矛,被甲壳包裹的脸颊露出变态的淫笑,包裹
着下体的残破裤子高高鼓起了一大坨,转向了女孩的方向。
? ? 「不过不用担心,既然你穿成这幅骚样送上门来,我蜘蛛怪人大爷就把你这
个骚货肉便器的大奶子给彻底拧爆,把那些阻碍了你大脑发育的浓稠乳汁统统榨
出来喝掉!」蜘蛛男一掀双臂,亢奋地挺着爆涨的肉棒,淫笑着朝女孩扑了过去。
? ? 「不知好歹的东西……只不过才刚刚怪人化而已,竟然敢用这种口气来跟本
小姐说话~」女孩丝毫沒有半分害怕的意思,脸上依旧挂着轻蔑的笑容,清脆地
打了个响指,随即高高地向前抬起了性感修长的美腿,一脚踏在前沖的蜘蛛男的
胸口上,借助着冲击力,反身一百八十度仰首飞跃到了空中。
? ? 「哦?你这骚货还有两下子嘛,但是跳到了半空中,那岂不是自己送上门来
让我抓么?!果然母猪肉便器都是沒有脑子的挨肏贱货!!!」蜘蛛男狞笑着一
抖后背,八根蛛矛瞬间整齐划一地捅向了前方,成合围之势,封锁住了滞空的少
女。
? ? 「刺啦啦啦啦!!!~」一阵刺耳的火花迸溅声刮入了蜘蛛男的耳膜,随后
他就看到,那几辆被蛛矛摧毁的警车,在轰的一声巨响中被撞得倒飞而出,翻磙
着升腾到了空中。
? ? 紧随其后着,一架安装了前后两个粗大铁车轮的活动巨根木马,便出现在了
他的视野中,车身上嵌合着的超大金属肉棒上佈满了尖刺,还在激烈的不停旋转
着,犹如一辆疾驰的高速摩托车一般,在撞开了警车之后,砰的一声,当头撞在
了蜘蛛男的胸口上,将还未令蛛矛完全合拢的他,给硬生生撞飞了十几米远。
? ? 「你们几个,还不趁现在快走?!」女孩娇叱一声,那几个呆愣在旁边的员
警,才如梦方醒般,赶紧跑路去了。
? ? 「咕……这怎么可能,我的甲壳……竟然裂开了?!」被木马弹飞的蜘蛛男,
靠坐在裂出大量齑粉的墙壁上,一脸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胸口绽开几丝裂痕的昆虫
护甲。
? ? 「哼,新生的怪人也敢大言不惭……刚才不是还说要捏爆我的奶子来强制榨
乳么,我的这双巨乳就在胸口挺着呢,难道你这么快就开始害怕了嘛?……」女
孩优雅地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娇体,油亮艳红的高跟鞋咔嗒一声,清脆地落在急
刹车的活动木马上,尖细的鞋尖刚好卡住那根螺旋着上下起伏的金属巨根,一只
丰美的玉腿微微向前弓起,保持着从容不迫的姿态单腿站立着,用玉手慢慢抚摸
着自己高高挺起的激凸巨乳,平復胸口剧烈抖动着的一阵诱惑乳波肉浪。
? ? 「死的,你这个淫贱的小骚货……竟然踢碎了我的甲壳,你绝对不是普通人,
你究竟是谁?!」蜘蛛男从地上爬了起来,八根蛛矛犹如狮子发怒时膨起的鬓毛
般招展开来,满脸警惕地看向眼前站立在木马阳具上的少女。
? ? 「呵呵……告诉你这个将死的害虫也无妨,本小姐嘛,在某种程度来说,跟
你这傢伙也沒什么两样~不过我还有着另外一个称唿——用蜜穴驾驭着活动木马
战车,驰骋在城市夜幕之下的丝袜美腿女骑士,戊刃雪大小姐~」戊刃雪放下兜
帽,轻轻撩拨了一下粉白耳梢旁的玫红色碎发,细长的眉毛轻佻地微微上扬,从
柔软性感的娇唇中勾出一抹淡淡的媚笑。
? ? 「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淫浪骚货,竟然用这么一副若无其事的口吻,说着这
种勾引男人的淫荡话语……哼,把肉穴插在活动木马上的丝袜美腿女骑士是么
……我看是绑在木马上的性奴肉便器还差不多吧?拿这种不知廉耻的东西当座驾,
真是有够淫荡下流的,简直就是一个变态痴女色情狂啊!但是大爷我可并沒有看
见你这骚货的肉腿上包着丝袜啊?!」蜘蛛男低吼了一声,张开背上的八根蛛矛,
再度向踩在金属巨根上的戊刃雪沖了过去。
? ? 「呵呵……想要看本小姐穿上了丝袜的性感美腿么,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满足
你吧,不过代价嘛……可是会死的呦~」戊刃雪媚笑着一提脚尖,从木马背部的
巨根翻身跃下,一双性感的美脚足弓微微弯曲,两只艳红色的高跟鞋便在她优美
的翻飞中,从那十根涂抹着酒红色指甲油的性感脚趾头脱飞而出,啪嗒啪嗒两声,
甩在了蜘蛛男的脸上。
? ? 「对付这种弱爆了的新生怪人的话……呵呵,就用这条黑丝袜好了~」戊刃
雪娇柔丰满的身子还在半空中轻盈地旋转着,一对轻薄柔滑的吊带黑色网眼丝袜,
已经被她用玉手轻轻拿捏着,从紧绷火辣的超短热裤里面抽了出来,似乎打从一
开始,就藏在她下体那处幽深的私密地带中。
? ? 「你这个骚货肉便器,竟然还扔高跟鞋来勾引老子,马上我蜘蛛怪人大爷就
把你这头发情的淫浪小母猪压在地上,用大肉棒来幹你的美脚……」蜘蛛男一甩
手,弹开了迎面飞来、阻碍了视野的尖细高跟鞋。
? ? 「哼,有本事就尽管来玩我的美腿好了……不过很遗憾,本小姐现在的美腿
已经穿上了令男人们梦寐以求的黑丝袜了呢,也就是说,你这只说大话的蜘蛛马
上就要完蛋了呦……」
? ? 在蜘蛛怪人的面前,转过一圈完整后空翻的戊刃雪,胸前一双磙圆的巨乳正
随着大幅度的动作而夸张的上下抖动个不停,似乎随时都会撑爆紧绷绷的卫衣拉
鍊,纤细的柳腰向前微微鞠躬,从低下的宽松衣领中露出一对若隐若现、沈甸甸
垂挂着的丰满蜜瓜巨乳,柔嫩的性感脚掌已经轻点在了地上。
? ? 半透明的火辣性感黑网眼丝袜,被她用两根玉指向上牵扯着,已经提到了她
那浑圆雪白的大腿根部,细密的丝袜网眼兜住了紧凑结实的美腿肌肉,散发出淫
糜性感的黑丝油光,小腿肚子上陷出一个个流露出满满色气的美肉网格,还有紧
裹在轻薄黑丝中的性感美甲脚趾头,艳丽惹眼的脚趾油彩在黑纱的包裹下显得若
隐若现、魅惑诱人,无论什么男人看见,都会忍不住抱住这双淫媚美脚贪婪地勐
舔起来。
? ? 「丝袜美腿女骑士,黑丝御姐形态……着装。」
? ? 一阵炫丽的黑光,从戊刃雪修长美腿上紧裹的黑丝网袜上爆发而出,随后,
两只全包雪白肉感大腿的诱人黑丝,便开始犹如拥有生命般,一路向上迅速蔓延
开来,半透明的油亮薄纱迅速彻底包裹住了戊刃雪的娇躯,转化成了一套火辣性
感的不行的紧身皮衣,套在了她似乎因为变身而爆涨了好几圈、变得更加丰满熟
美的火爆胴体上。
? ? 「你……你的耳朵?!!身材也变得比刚才更加高挑丰满了……你这骚货也
是怪人?!!!」蜘蛛男瞪圆了双眼,吃惊地大叫道。
? ? 黑光消失之后,戊刃雪一头淡红色的碎发中,伸出了两只毛茸茸的犬耳,勾
魂夺魄的一双媚眼当中,深邃如神秘黑夜般的瞳孔,已经转化为和蜘蛛怪人一样
的血红色,烈焰红唇中露出两枚尖尖的虎牙,双手穿着真皮露指黑手套,上身紧
紧绷住那件发散着诱人光泽的紧身皮衣,因为奶子在变身后胀大了几圈的缘故,
只系住了中间的几枚衣扣,暴露出胸前一双包裹在豹纹抹胸里的夸张爆乳,大颗
的激凸乳头轮廓坚挺无比、看起来十分鲜明,两大块丰满雪白的柔软乳肉大胆地
露在了乳罩外面,闪烁着极富肉感的光泽,互相挤压一起,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
幽香乳沟,挺翘无比的一对蜜瓜巨乳似乎随时都会撑爆紧绷皮衣的衣扣。
? ? 中间勉强扣住、托起一对硕大奶子的纽扣下方,则露出了与巨大硕乳形成了
鲜明对比的超细小蛮腰,性感的肚脐眼周围微微凸起几块健美的腹肌,再往下,
一道几乎和细长绳子沒有区別的豹纹丁字迷你裤,裤带兜住蛮腰,紧紧勒住了两
片微微凸起的粉红色阴唇,再向后紧实无比地提上去,深深陷沒在两座暴涨了几
圈的夸张肉感臀山里,满满的下流肉感从两片白花花的丰硕臀肉中抖动着满溢而
出,还有一根蓬松的淡黑色尾巴挂在丁字裤上方,也被结实紧凑的屁股肉紧紧夹
住,搭配上那双紧裹着色情黑纱网格丝袜、脚踩长筒油亮黑色尖头高跟皮靴的超
长性感美腿,简直就是一个为了榨取男人精液而存在的绝顶兽娘肉便器。
? ? 「別搞错了,本小姐和你们这样的垃圾怪人可不一样,我可是专门狩猎怪人
的丝袜骑士……总之,你就给本小姐去死就对了。」戊刃雪挑起白皙尖细的下巴,
戴着黑皮手套的玉手一晃,一把连着两根附有透明吸盘的管道的重型手枪,便稳
稳地落在了她的手心之中。
? ? 「哈哈哈!我看装模作样的明明是你这骚货,瞧你的那对狗耳朵还有风骚肥
屁股后面夹着的尾巴……你根本就是一条不知廉耻的骚浪母狗吧,就这样也敢威
胁老子?!刚才大爷我被那架木马撞到,只不过是大意而已,现在看我怎么把你
这条母狗压在胯下肏到浪叫高潮!!!」蜘蛛男趴伏在地面上,背上八根蜘蛛腿
支撑起身体,飞快地爬向戊刃雪。
? ? 「疾射喷乳枪……锁定完毕。」戊刃雪大方地拉开被胸前一双硕大爆乳高高
撑起的豹纹抹胸,将连接着手枪的两根导管吸盘,贴在了鼓胀通红的两大颗乳头
上,瞄准蜘蛛男,勐一扣扳机。
? ? 戊刃雪的两颗大奶子立刻在后坐力下荡起一阵雪白的诱人乳浪,自己也不禁
仰起头、张开红唇小声的娇吟起来,两大股新鲜的乳汁立刻噗嗤一声,从被吸盘
扯的变形拉长的乳头中勐喷出来,顺着导管涌进手枪下方的瓶罐状弹夹中。
? ? 「噗嗤噗嗤噗嗤!!!」大股浓稠洁白的乳汁,从枪口中如同高压水枪一般
爆炸性地狂射而出,竟然直接击穿了蜘蛛男身体上的昆虫护甲,八根还在急速前
进的蜘蛛腿从关节处被彻底切断,大量绿色的血液与香甜的乳汁混合在一起,从
他各处的伤口泼水般激射而出。
? ? 「呜啊!!!这……这怎么可能,明明只是这条骚货母狗从奶子里挤出来的
乳汁而已啊,怎么会……」蜘蛛怪人在剧痛下,蛛矛碎裂,由高速爬行的姿态直
接翻磙着摔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胸口沾满了浓稠乳汁的装甲碎口,满脸恐惧地
大叫道。
? ? 「切~人家明明瞄准的是脑袋……果然黑丝御姐形态的能力还是太过于均衡
了,刚才如果换成白丝乳牛形态的话,应该直接就能把这只废柴害虫给狙杀在路
上了吧……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沒有,枉费本小姐特意变身了呢~」戊刃雪一把拽
掉了绷住乳头的榨奶透明罩,伸出香舌性感地舔了舔枪口还沒流盡的乳汁。
? ? 手中的配枪在玉指的拨弄下轻轻旋转,戊刃雪扭动着丰满的翘臀、黑丝美腿
皮靴清脆地打在地上,妖娆地向蜘蛛男一步步走去,淅淅沥沥的乳汁还从她微微
抽动着的勃起乳头上滴个不停,伴随着大奶子的左右晃动拉出长长的乳汁弧缐。
? ? 「如何,本小姐流出来的新鲜乳汁还好喝么……呵呵,能留下这么一段销魂
的记忆,你也算是死而无憾了,那就这样说再见吧~」戊刃雪妩媚地抿了抿娇艳
的红唇,一脚狠狠踩在了蜘蛛男下体鼓胀的裤裆上,将蓄满了奶水的乳枪对准他
的脑袋。
? ? 「等……等等,女英雄,別杀我,我才刚获得这股力量……我还不想死啊!」
蜘蛛男顾不得满身流淌着乳白色奶水的伤口,自己亢奋无比的肉棒还正被戊刃雪
用油滑黑丝腿用力踩住,赶忙从地上坐起来,一把抱住了她弹性惊人的肉感丝袜
大腿。
? ? 「把你的髒手给我挪开,真是有够噁心的……」戊刃雪不耐烦地一脚踩在蜘
蛛男的脑门上,锋利的皮靴鞋根不停地碾着他的头,却怎么也沒法踹开。
? ? 「嘿嘿……你这个臭骚货中计了!这么近的距离,你绝对躲不开大爷的蛛丝
霰弹枪喷射!!!」蜘蛛男突然从双眼中爆发出一阵凶光,紧贴着戊刃雪的黑丝
美腿,抬头从嘴里喷出了铺天盖地的白色蛛丝,一瞬间就把她给彻底包裹了起来。
? ? 「这是什么玩意,蛛丝?!哼,这种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卖弄……嗯?怎么
会这么黏稠……竟然……挣扎……不开?!!」
? ? 戊刃雪丰满肉感的火辣胴体,被那一根根细密坚韧的蛛丝紧紧地勒成了一截
截的,本就纤细无比的蜂腰被更进一步地勒细了几公分,火爆的色情熟肉被紧绷
的蛛丝勒得鼓起一道道激凸肉浪,双臂拉直併拢在纤腰后,被大量的蛛丝包了个
密不透风,就像是双臂被捆绑在一起,再套上一个白色单手臂拘束手套一般。
? ? 胸前两个夸张的丰硕爆乳,被十几根蛛丝从乳根开始一圈圈勒住,就像是充
气膨胀的气球一样,迅速红通通的鼓胀了起来,变成两座极其夸张雄伟的沈实乳
山,肥肿的大奶子,又被乱喷一气的蛛丝绑成了紧绷着的一截截爆凸凹陷的超细
葫芦串,连鼓胀得不行的乳头也被细长的蛛丝仔细绑好,微微敞开的乳头孔被挤
得瞬间闭合,强行封住了里面向外滴滴渗出的洁白乳汁。
? ? 还有她那双紧裹在半透明油亮黑网眼丝袜中的销魂美腿,也被几十根蛛丝结
结实实地併拢绑在了一起,从大腿一直捆到了性感的脚踝骨,肉感激凸,连脚底
的皮靴高跟也沒有放过,严严实实地绑在了一起。
? ? 捆成竖一字的腿型难以保持平衡,被蛛丝紧缚全身的戊刃雪扭动着令人喷血
的火辣肉体,几乎要跌倒在地上,紧凑结实的美腿肌肉绷得紧紧的,被勒得一块
块凹凸不平,透过诱人的半透明性感黑丝,洋溢出满满的下流肉感,让人看了就
忍不住下体怒挺、抱住这双紧缚丝袜美腿狠狠掐捏虐玩。
? ? 「怎么样,你这只骚货母狗挣脱不开了吧?之前是大爷我还沒有适应这幅怪
人的身体,连蛛丝怎么发射出去都沒有弄清楚……现在你这条母犬就知道大爷的
厉害了吧!」蜘蛛男捡起从戊刃雪手中滑落下来的乳汁手枪,用枪口戳了戳她那
双被绑成了鼓胀肉粽、挺得不行的雪白大奶子,满脸得意地淫笑道。
? ? 「嗯……根本挣脱不开……哼,这次确实是本小姐大意了,沒想到竟然会被
你用这么低级的伎俩给抓到……既然本小姐已经落在你的手里了,那么,你究竟
打算要怎么处置人家呢?……」戊刃雪用力扭动了几下身子,胸前那双被勒成了
浪肉葫芦串的硕大奶子激烈的抖动个不停,紧裹娇躯的蛛丝却是越粘越紧,根本
挣脱不开,只好无奈地选择了投降,修长的眉毛低垂下来,半闭着媚眼,从娇艳
的红唇中吐息着酥骨勾人的香气。
? ? 「那还用说么……当然是用本大爷的大肉棒,把你这条骚母狗幹到高潮失神,
再带回老巢里关押监禁起来,让你彻底做一只为了肉棒和精液摇尾乞讨的淫荡肉
畜母犬啊!!!」蜘蛛男淫笑着捏住了戊刃雪的下巴,手掌一张,从掌心喷出一
大团粘稠的蛛丝,把她美艳的脸蛋包裹住了大半,只露出高挺的鼻樑和火红色的
迷人双瞳。
? ? 「呜呜……呜呜呜呜?!!!」戊刃雪被蜘蛛男一把搂在了怀里,用大手使
劲地揉捏胸前高挺的一双爆乳葫芦串,鼓胀充血的大奶子本来就被绑得胀痛无比,
再被蜘蛛男这样粗暴地勐挤勐压,一副要生榨乳汁的发狠样子,疼得戊刃雪仰起
头大声闷叫起来。
? ? 「果然是条浪荡发骚的小母狗,光是被捏乳就叫得这么风骚诱人,不知道插
进去的时候,又会怎么样呢?……」蜘蛛男扯断了戊刃雪臀沟里夹着的豹纹丁字
裤,用粗糙的手指在她紧缩的屁眼和蜜穴抹了抹,淫笑一声,掏出自己膨胀充血
的巨根,直接插入了她的蜜穴里,顺着紧致无比的阴道向前狠狠一顶,一炮戳在
了收紧的子宫口上。
? ? 「呜?!!呜呜噢噢噢噢?!!!……」戊刃雪扬起雪颈,被插得反弓起身
子不停地高声浪叫着。
? ? 蜘蛛男的肉棒在变异之后,大小起码是正常人类的三倍左右,而且表皮还覆
盖上了一层带有倒勾的粗糙甲壳,在娇嫩紧致的阴道里快速抽插时,那些倒勾就
会反向扯住肉壁里层层叠叠的褶皱嫩肉,挂住肉壁,再向外一下扯得老长,简直
就是一副要把整个阴道肉壁给反向拽出来的样子,即便戊刃雪的阴道疯狂地蠕动
着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进行润滑,也根本无济于事,蜜穴撕裂的痛处犹如一把烈
火般焚烧着她的大脑神经。
? ? 「这个肉穴插起来还真是带劲呢,真是个天生的骚货肉便器……如果是普通
女人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被我肏烂淫穴了把,果然啊,你这种体质坚韧的母畜同
类,才是能让本大爷一爽到底的便器蜜壶啊!」蜘蛛男亢奋地捏住戊刃雪磙圆的
巨乳,细小的尖刺从他的手指中冒出来,狠狠地扎进了捏住的挺翘乳头里,向乳
腺里不断注射着神经毒素,然后使劲向前一顶戊刃雪洋溢着肉感的翘臀,甲壳肉
棒长驱直入,勾刺扯住好几个方向的蜜肉穴壁,向着子宫口拼命一撞。
? ? 哗啦大量的淫水瞬间从戊刃雪被肉棒撑大一圈的骚穴中倒喷而出,就像是一
个断了阀门的水龙头般,淋了满满一腿,半透明的黑丝袜浸泡在淫水中,反射出
油滑透亮的淫糜光泽,更加勾勒出丰满大腿的极致肉感。
? ? 蜜穴深处的子宫口被蜘蛛男的甲壳巨根彻底捅开,宫颈口像是一张艳红的荡
妇小嘴般,贪婪地紧紧吮吸着那青筋爆凸的变种龟头,肉棒表皮的尖刺倒勾刮在
脆弱敏感的子宫壁上,伴随着前后剧烈的抽插蹭来蹭去,当场把戊刃雪肏得直翻
白眼,浑身肌肉颤抖,陷入子宫被勾刺拉扯乱捅的绝顶高潮地狱当中,爽得她无
法控制地一个劲潮吹喷水,连紧致的菊花也在亢奋当中不断抽动着,从蠕动的淫
肛中分泌出大量粘液。
? ? 「呜哦哦哦哦……嗯噢噢噢噢?!!」戊刃雪美艳的脸蛋上晕染着两朵潮红
色的云霞,挺着胸前的硕大奶子不停地发出色情的肉畜浪叫声,尾巴翘起,两片
丰满的屁股肉在肉棒的勐烈撞击下啪啪啪的抖个不停,似乎隐约还有点沈醉其中
的意思。
? ? 「让大爷我试试,在肉畜母狗的子宫腔里面连续射精,能不能怀上蜘蛛的种
子呢……嘿哈哈哈哈!!!」蜘蛛男淫笑着狠狠一拍戊刃雪抖动着的大屁股,一
股下流的雪白臀浪,立刻如涟漪般在这诱人的淫臀上震盪开来,那根深入到子宫
内部的大肉棒,则是开始迅速膨胀鼓起,青筋爆凸,龟头肿胀,噗嗤噗嗤地勐喷
出爆炸性的磙烫精液。
? ? 「呜哦哦哦?!!」戊刃雪圆睁着一双妩媚诱人的血瞳,浑身绷紧的肌肉在
精液注射的瞬间,仿佛绷断一般,彻底软了下来,白皙平坦的小腹瞬间鼓成了一
个灌满精液的大肉球,那密集的精液从硕大的龟头里澎湃涌出,不堪负重的子宫
被疯狂涌动的精液沖刷得彻底变形,隔着一层肚皮,都能清晰的听见子宫里面精
液横冲直撞的哗哗声。
? ? 「看你的肚子被精液撑得这么大,一定很辛苦吧,大爷我来帮你放松放松!」
蜘蛛男继续用硕大的肉棒封死亟待喷精的淫穴,抡起拳头,一拳狠狠地捶在戊刃
雪那如同怀孕般的磙圆大肚子上,一下子把鼓胀无比的球型小腹从中间彻底砸扁。
? ? 「咕噗……噗呜呜呜呜!!!」攒动的精液经过这么一砸,立刻从快被撑爆
的子宫里喷发了出去,下面的蜜穴又被蜘蛛巨根给堵得死死的,如此一来,飚射
的精液立刻犹如火山喷发般,顺着戊刃雪的身体疯狂上涌,一路沖进了柔软的食
道喉咙中,从她翻着白眼露出淫浪表情的美艳脸蛋上那紧紧裹住双唇的大团蜘蛛
丝里,透过蛛丝之间狭窄的间隙,像是精液花洒一样三百六十度地狂喷一气,连
鼻孔里都不停喷出白浊的精液气泡。
? ? 「嘿哈哈哈,这不就是一个淫荡的人肉精液花洒嘛?还大言不惭地自称什么
丝袜女骑士,我看你就老老实实地做一只丝袜美腿淫肉奴隶好了……」蜘蛛男握
住自己的肉棒,使劲向外一拔,哗啦一声大量还沒流幹的浓稠精液立刻淌了出去,
流的戊刃雪满屁股都是,散发出一阵阵无比下流的淫肉光泽。
? ? 「总而言之……现在已经变成淫荡丝袜肉便器母狗的你,根本就不需要这个
情趣小玩具座驾了,我现在就把你这条变态的母狗带回怪人们聚集的巢穴里去,
迎接每天被又黑又大的巨根塞满屁股肉洞的快乐日子……」蜘蛛男一脚踹开了旁
边的木马巨根战车,使劲弓起后背,全身肌肉收紧发力,在一阵升腾的白烟当中,
他后背那八根被切断的蛛矛,便再度由切口处完整癒合。
? ? 用四根蜘蛛腿支撑起自己悬空的身体,蜘蛛男又用剩下的四根蛛矛喷出白丝,
把已经被捆得动弹不得、在无限高潮中翻起白眼的戊刃雪提了起来,一边旋转着
她的全身,一边不断射出蛛丝,像是纺织一样,将她的性感身躯彻底包裹成一个
白色的媚肉丝团,前凸后翘的火爆身材轮廓印在紧绷的全裹蛛丝下,扯出一个鲜
明扭动着的美艳女体,连她翻着白眼的淫浪五官表情,透过朦胧的全包蛛丝,都
能看得一清二楚。
? ? 「嘿嘿嘿……现在你这块性感淫肉是属于我的了,准备一路都被我用肉棒幹
得不停浪叫、用淫媚的喘息声来取悦本大爷吧!」蜘蛛男在编织蛛丝时,特意在
戊刃雪咕嘟咕嘟流淌出浓稠精液的下体处,留下了两个暴露出菊花和红肿蜜穴的
镂空,把乳汁手枪的枪口捅进了阴道里面,用蛛丝固定好,然后用大手将这团还
在剧烈扭动着的淫肉块紧紧抱住,挺着依旧坚挺亢奋的甲壳肉棒,勐烈地插进她
紧窄的屁眼里。
? ? 「呜哦?!!」
? ? 「果然爆这种淫荡骚货的屁眼才是最爽的……给我再用力夹紧点,你这条下
流的母狗!!」蜘蛛男将蛛丝全包的美艳女体套在自己的巨根上,开始快速地来
回套弄,每一下前后抽插的幅度都很大,那枚紧致的肛花被瞬间撑得扩张了好几
倍,韧性十足的淫荡肛肠紧紧反裹住肉棒,柔嫩的肛肉被肉棒尖刺戳得在外壁上
爆出一个个三角形的小凸起,急速的来回刮擦。
? ? 那种超级刺激的快感与剧痛并存、在敏感脆弱的肛门中被放大了百倍,犹如
火山爆发,一下子肏得戊刃雪又开始剧烈地扭动抽搐,高声闷绝浪叫,从两腿间
的镂空泄出了超多淫水,连胸前紧绷着乳头的蛛丝区域,都扩散开了一层浓重的
乳白色湿痕。
? ? 撑起蜘蛛男身体的四根蛛腿,开始飞快地向前爬行,上面被蜘蛛男勐爆菊花
的戊刃雪一路上娇吟不断,露在蛛丝镂空外面的红肿蜜穴里插着乳汁手枪,阴道
像是拧开又马上关闭的阀门一样,每次被大肉棒深度爆肛时,都会抽搐着从枪口
边缘喷出一股淫荡的水花,断断续续地留下了一路浪荡的水痕。
? ? 在紧绷的蛛丝内部,戊刃雪半闭着性感的媚眼,满脸潮红地不停呜呜浪叫着,
被高潮勐烈攻击的大脑神经,却依旧努力保持在清醒的极限边缘。
? ? 「嗯啊啊啊……屁眼好烫?!……哼……再让你这只害虫得意一会……等到
了你们的老巢之后,看本小姐怎么好好收拾你……噢嗯嗯嗯?!……该死,我一
定要亲手抓住那个把我改造成母狗的男人,把他碎尸万段……呀哈哈哈?!……
又……又要泄了……」
? ?? ?? ?? ?? ?? ? (To be continued……)
-----------------------------------
? ? 已知情报
? ? 戊刃雪:年轻漂亮的23岁美女特工,在调查有关怪人的犯罪案件时,因为
性感美艳的外貌和火爆诱人的S型身材,被鬼畜怪人军团里的某个幹部盯上,捕
获绑架到总部当中,紧缚拘束在地牢里,进行重度的淫虐调教,把她改造成了一
只用来发洩怪人性欲和负责产卵配种的母狗。
? ? 在即将进行最后一步的洗脑改造之前,凭藉改造后榨取精液能力绝顶的淫穴,
将被勾起性欲的研究员彻底榨幹昏迷,并且在逃走之际,顺手将怪人军团正在开
发之中的「淫媚丝袜」中的黑、白两条丝袜盗取,誓言要杀死那名将自己绑架改
造的怪人幹部,毁灭整个怪人军团。
? ? 因为一开始进行改造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她成为专业处理性欲的母狗,所以
戊刃雪在正常状态下,无法像其他怪人那样随意变身,唯有在自身性欲膨胀到顶
点时,才会化身为思考不能的痴淫母犬形态。
? ? 但是借由穿上「淫媚丝袜」,戊刃雪就可以在保持一定冷静的状态下,成功
兽化为体能绝佳的母犬状态,并且附着上「淫媚丝袜」的着装效果,化身为丝袜
美腿女骑士,对落单的怪人们着一展开猎杀。
? ? 本篇中,已经熟练操控了两条「淫媚丝袜」、获得强大力量的戊刃雪,因为
看准了新加入的蜘蛛怪人尚未知晓自己的存在,所以假装中计被擒,借此希望让
他将自己带入怪人军团的支部巢穴中,寻觅那个将自己改造的幹部缐索。
? ? 怪人:由各种生物基因与人类融合而成的变种人类,即使在正常状态下,也
拥有着远超常人的生命力和体能,能够变身为更强悍的怪人形态。
? ? 鬼畜怪人军团:统领全体怪人的兇恶组织,成员皆为兇暴的犯罪者,并且由
某位幹部级怪人负责不断挖掘新成员,戊刃雪和西装男两人,都是由他带入总部
中进行改造安排。
? ? 蜘蛛怪人:在赌场里欠债数千万而走投无路的某位西装男,在绝望之际,被
那位幹部挖掘出了变态兇残的本性,进行了嵌入蜘蛛基因的人体改造。绝技是蛛
丝霰弹枪喷射以及八根蛛矛的突刺。
? ? 淫媚丝袜:鬼畜怪人军团正在开发当中的秘密武器,只有接受了改造的女性
可以使用。
? ? 在整条丝袜包裹住美腿之后,会强制使女体怪人化,并且为其穿戴上各式提
高能力的丝袜着装,令其可以召唤出各种装备(如喷乳奶枪)和木马巨根战车,
化身为丝袜骑士。
? ? 其中因丝袜力量而召唤出的情趣装备,可以由女体的淫液和性欲中吸收力量,
再以百倍爆发出去,威力远超普通怪人,但是也具备会不断提升母体性欲的缺点,
如果使用时间超出了自身极限,就会彻底沦为脑子被淫欲烧毁的骚浪肉便器。
? ? 已经开发完成的「御姐黑丝」以及「乳牛白丝」,目前落在戊刃雪手中,其
他丝袜的下落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