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黄天霸,是个外商药厂的业务。哼着歌,一手摸着刚到手的迷魂香,它的外型跟一般车用
芳香剂沒有两样。再摸了口袋里,5瓶迷姦水跟5瓶液体春药。开着车,前往邻镇认识不久的小
护士宿舍前进,今天她们宿舍只有她休假,趁着拿她要的保健药品给她,应该约的出来吧!
想到那个高挑的黑珍珠,阳具勃了起来。之前试探过,应该是个处女。
突然天空下起大雨,视缐只剩下不到3公尺。什么鬼天气,看看时间,黑珍珠应该还在
睡觉,先停到附近小摊吃下午茶,边吃面缐边看摊贩的电视。过了二十分钟,与仍然
沒有停下的打算,反而越来越大了。新闻开始出现大雨特报,我跟黑珍珠的城镇,都
开始有零星淹水的灾情,我赶快将碗内吃完,付了前,开车往黑珍珠宿舍前进。
由于很多道路都积水50公分以上,我只好不停绕路。到了一个女子高中旁,突然
看见3个学生妹站在路边的公车牌等车,三人的衣服都湿透了。两个穿着女中衣服的
女生更是透的连内衣都看见。我打开车窗,对她们说:附近都淹水了,公车不会来了。
快点找地方躲雨。其中带着大波浪捲髮的女生,说:大哥,你能不能送我们一程。
我假装考虑了两三分钟,喊着说:快上车吧!其中短髮身材最高的女生迟疑了,
却被另外两人推上车。我到后车箱拿了三条毛巾。递给了副驾的捲髮妹,及后座的短
髮及马尾妹。
捲髮跟马尾妹连忙说谢谢,只有短髮妹面无表情。捲髮妹对我自我介绍,她叫李若筠
是短髮妹徐冰雨的同学,因为学校借给其它单位办活动。要求美术社长冰雨,协助一
些道具的制作。其它的同学不愿意放暑假还要来,因此只有她跟冰雨。马尾及腰的是
韩莫,她是冰雨的儿时玩伴,是护校学生。这几天住冰雨家,顺便来帮忙。我问:妳
们有报平安了吗?若筠说:都通知了,我们要去小雨家避雨。跟家人说明天才回去,
我问冰雨说:怎沒叫妳爸来载妳们,她沉默沒有回答。倒是一旁的小莫说:冰的
双亲离异,她妈妈一时无法下班。要我们想办法先回家,她妈咪还要1小时才能到家。
将小雨家的地址输入导航,发现在靠山的那边,大概要20分钟车程,加上如遇到积水,
绕路大约要30分钟。当下请她们噤声,打电话给黑珍珠说:要改天才能拿药品给她。
挂上电话后,若筠笑着说:女朋友喔!怕她知道你载女生哦!我笑着说:还不是啦。
若筠自然熟的要看照片,我打开手机里,黑珍珠的照片。若筠一看,说:小护士。
韩!妳认识吗?韩莫看了看说:不认识,不过很漂亮喔!两个女生开始跟我闲聊,
身体却直发抖,我停在超商门口,要她们等我一下。加大暖气输出,顺手取走直升
机的螺旋桨。大约十分钟,我走回车子,上车前吃了醒神丹。我将超商热的罐装咖啡
给她们。韩莫跟若筠,看到是密封的铁罐,立刻打开来喝。冰雨原先不喝,但实在抖的
厉害,最后还是喝下了。
抵达冰雨家时,三人已经都昏睡了。我关上直升机的螺旋桨,还有半瓶。冰雨家在郊区,
是两层有院子的独栋建筑,最近的房子距离100公尺。我抱起冰雨来到门前,冰雨的身高
与我差不多,胸前却像篮球一样大。用她脖子上的卡片,开了大门跟房门。将三位美女都
抱入客厅,将车开远后回到屋内。在2楼找到冰雨的房间,房内还有另一个床跟书桌,桌上的本子
写着国三徐冰雪。我拿了冰雨跟冰雪的学生服跟毛巾,将三个学生妹都脱光。一手帮她们吹头髮,
一手检查她们的奶罩。若筠是32E,莫是34F,雨是36G。还沒摸过G的,果然很大。未免夜长梦
多。帮她们穿上学生服跟裙子,各餵了一口迷药,应该能再睡个2-3小时。
重新回到车上拿了东西,
进房后不久,听到车子开进来的声音。外面雨势很大,一台国产车停到门口。我由窗户向外看,
一个全身湿透,身穿红色套装,黑丝及膝的女人,走了出来,手上还带着一堆热食。我躲在门后
打开电击棒。女人一开们,看到三女睡在沙发,连忙将东西放在桌上。放下的瞬间,我将电击
棒按向她的大腿。她痛倒在地,我由她张大的嘴,将迷药ˇ倒入,封住她的口鼻。她左脚踢向
我的下体,迎接它的是电击棒。她倒地抽蓄,我脱光衣服,接近30*6*3的阳具,遥指着她。
一个箭步,追上不断后退的她。由她的领口往下撕,衬衫钮扣全部飞走,露出粉红奶罩及
深深乳沟。应该跟她女儿差不多,右手探入她的短裙内,将丝质内裤一把撕破。她直喊着
不要,不要,双脚勐踢。
一只手机由短外套跳出,显示收到新讯息。手机被我一把抄起,唸到:妈咪,我有带伞,
自行回家,十五分钟见,小雪。我问:小雪,是妳另一个女儿吗?女人岔开大腿说:不要动
我女儿,要找找我。我拾起她掉落在地毯的名牌,说:周宇君,妳认为我会同意吗?吃了
迷魂药的君,已经晕了过去。将她身上衣服脱光,头髮吹干后,仅帮她穿上一件白衬衫、
窄短裙跟新的及膝黑丝袜。
将四女都抱紧主卧的衣柜,穿上衣服将君的车,开到我的车后方挡住。
回到屋内1楼主卧躲着,沒多久一个年轻的声音,传了过来。姐,妳在家吗?进屋的是个穿小
洋装的女孩,只是全身都被暴雨打湿。
是个白皙的高挑女孩,身高接近170纯白的洋装紧贴着身体,丰满的奶子完美呈现。(刚偷看过是E)
可爱稚嫩的脸蛋,搭配着及胸的马尾。她见沒人回应,居然开始脱起衣服。我连忙拿出手机及脚架,
开始录影。她弯腰脱去短白袜,解下纯白洋装,脱下奶罩及内裤,慢慢走进一楼浴室。也许是以为
家里沒人,她门只是虚掩,被我打开一个缝隙。浴室内的小美女完全沒有发现,门打开了。自顾自的
洗澡洗头,很快她洗完澡吹完头髮裹着浴巾出来。早脱光的我躲在一旁楼梯间,手拿手铐。小雪一出来,
立刻扣住她的左手,另一手扯下她的浴巾。小雪大叫的跑上楼梯,我右手一拉,她的身体陪着左手上的
手铐,倒在我的怀里。她正想挣扎,我将她转头对着沙发,宇君跟小雨被我放在沙发。我说:妳再乱动
我不能保证她们的安危。小雪立刻停止反抗,全身发抖。我靠近她耳边说:別怕,等下我让妳抖的更厉害。
她含泪望向妈与姐,小声的说:不要在这里,你要什么我都可以,不要伤害她们。我说:只要妳能满足我,
是可以放过她们,毕竟妳年轻。她发抖的闭上眼,却将胸部挺高。将雪抱到她们姐妹的房间,将左手靠在床头
的支架上。我说:张开双眼,妳不希望她们出事吧!我挺立的阳具在她面前,她吓得想闭上眼。我说:妳在我
射进妳体内前,再闭眼超过3秒,我立刻去找她们洩火。小雪立即张开眼说,右手揉奶。说:我的身体白皙,
奶子又大,还是处女。你幹我,不要动她们。我笑笑,开始揉捏她的全身,也许是想让我都发洩在她身上,
她不时发出娇嗔。我受不了,抬起她腰部让她能看的到自己的小洞穴。将阳具抵住洞口,她突然说:放过我。
我笑着说:当然可以,那我去帮妳姐开苞喔!小雪右手抓着我的手,我问:结论是。小雪含泪ˇ说:
幹我。我直接插了进去,哇靠!爽,处女就是紧,即使刚洗完澡,里面还湿湿的。仍然很紧,
可她处女膜很浅,一下就抵住了。我轻声的说:跟妳的处女说再见,一口气贯穿它。雪痛的大叫
,见到流下的处女血。她含住的眼泪,溃堤了。腰部却开始扭动,口中直说:全部射进来,我要
,我要你的精液。真是个天真的孩子,我含住她的大奶,开始舔着下体不停进出她的紧实嫩穴。
由于后面还有4个,我加快抽插速度,同时手舌并用的在她巨乳上爱抚。小雪很快丢盔弃甲,
在颤抖中,达到高潮。我也将精液射入,她再次颤抖。在我拔出阳具后,小雪哭着说:满足了,
就快走。我将仍然硬挺的阳具移到她的脸边,说:妳看它满足了吗?她吃惊的长大口,我将迷魂
药灌入她口中,沒几分钟她睡着了。将她下体擦拭干净,穿回学生服及学生裙后抱到客厅。
将4个学生妹反手用胶带绑着,小雪小雨一组,若筠小莫一组,面对面呈69姿势绑着。
都抱到客厅的地毯上,接着把宇君抱到身上,餵下春药后唤醒。宇君发现自己跨坐在一个
裸男身上挣扎的想起身,我将她的头转向4个女孩,说:妳要她们代替妳吗?宇君流着泪说
:请幹我。我笑着说:就这样?她解开胸前的扣子,将巨乳靠向我的胸膛。我说:好大,
什么罩杯?宇君说:H罩杯。我含着一边的乳头边说:这样是沒办法让我满足喔!勃起的阳具往
她臀部顶了顶。宇君咬牙要将阳具塞入菊花,我按着她说:我不喜欢。她急忙说:今天是我的危险期,
用嘴帮你好吗?我将她抱离身体,说:我还是去开处女苞好了。
宇君立刻坐了回来,抓着阳具。口中惊唿:好长。旋即往阳具坐了上去。很轻松的进去了,谁知进了一半
阴道突然变紧,宇君咬牙坐下。我不奈的看她,她开始滴着眼泪说:我前夫只有你的一半长,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要她趴下,将她的双乳抓在手中爱抚。张嘴要亲她,宇君先是闪避。我说:我是在帮妳,还是妳希望?她
立刻回吻我,舌头与我交缠。感觉乳头硬了,下面也开始湿了。屁股向上用力一顶,突破一张小嘴。
宇君叫了声:好深。双颊泛红,开始扭动腰部。我看春药起了反应,将她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用火车便当
的姿势。将她抱起,快速进出她的嫩穴。宇君发狂似的回应。将醒神水倒入4女的嘴中,将她们面前的裙子掀开。
我回到沙发上等她们转醒,身上的君已经来了好几次高潮 ,仍停不下身体的动作。4女转醒,听到君的淫叫,都脸
红的回过头。只有小雨喊着:放开我妈妈。我笑着说:妳们应该张大眼看的。君姐姐为了保住妳们的贞操,自愿让
我幹,对吗?君被我幹的失神,只能回答“对“。我朗声道:给妳们一个机会,妳们的面前都有一个小穴。两人中谁
能把对方舔到高潮,我就不强姦她。
闻言若筠立刻快速舔弄莫的阴道,并说:韩莫,对不起。我有男朋友的,要留给他。韩莫也开始舔起若筠,
只是她看我的眼神,似乎有爱?转头看向小雨与小雪,小雪督促着要姐舔她。小雨却只带着恨意看我。
小雪急了,大喊着:我已经被他破身了,里面也射的满满的。妳快舔啊!小雨沒说话:眼泪却流下。
宇君听到开始无力的鎚着我,说:你怎么可以强暴小雪,她还那么小。此时,韩莫突然说:那妳就可以
帮你前夫来强暴我吗?我那时比雪还小三岁。奇怪?记得刚检查时莫是处女啊!宇君沒想到被莫爆雷,
说:妳是韩梦璇?我是为了保护雨跟雪。而且妳的处女他也沒夺走啊!
我迅速将君反压在下,勐烈的抽动。说:原来妳是个坏女人,让我用精液惩罚妳。感觉我的阳具变粗,
君大力的推着我,说:不要啊!今天是危险期。我说:恭喜妳要当奶奶跟妈妈了,阳具插进子宫。精液
子弹毫无遗漏的射进她的子宫,同时我将迷魂水再给她喝下。两三分钟后君睡着了,我将她的
手双脚用胶带绑着。
此时,听到莫发出一声娇嗔,回头一看,她已颤抖的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