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章:佳人登場



深夜的暴雨再一次沖刷著這個荒山的小村,暗無天日的風雨完全遮蓋這個山

村,加上電閃雷鳴,就如同這個山村一直被詛咒一般。



在離這個山區村莊沒有幾?地的地方,就是這個山村的亂墳崗,由于這個山

村的落後貧窮,村?有人死去就會葬在這個亂墳崗,這個山村落後如邪教一般的

喪葬習俗也從不爲外人所知。



就在這黑暗的山雨中,一處荒墳旁,可以看到一個美麗的人體躺在旁邊,在

雨水沖刷下似乎沒有生氣,但是依稀可以看出還在呼吸,殘破的衣衫與泥土遮不

住雪白的酮體,就如同一朵被踐踏過的花朵一般。



在雨水的沖刷下模糊一雙美目的淚水也如雨般流淌。



.........................................................................



? ? 我的媽媽叫李菲雅,年過四十,但是保養有方,用我父親的話說,看上去就

跟當年剛結婚一樣。



一頭烏黑油亮的秀長直發,一直到腰,散發著迷人的香氣,一雙南方女性特

有的如杏美目,水汪汪的,胸前兩團白兔呼之欲出,加上我媽媽喜歡穿低胸裝,

雪白的嫩肉的沖擊感讓任何雄性都是見之即硬。



腰部雖然不如少女纖細,但胸部該突的突,也是不吝少女,而總是高高翹起

的兩片臀肉,在裙子的襯托下更是性感無比,往下連著的便是我媽渾身上下最爲

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無論春夏秋冬,任何季節,那雙總是穿著不同款式絲襪的

修長美腿,與一雙橋嫩雪白的小腳,喜歡穿著各種款式的魚嘴高跟鞋,露出兩個

塗著粉色指甲油的腳趾。



性感又不失可愛,母親雖然擅長打扮,但是很少說話,尤其是在外人面前,

高傲而冷豔,由于冰山,在學校,雖然有很強的能力,但是經常訓斥學生,並且

對于同事也總是能少說話就少說話,由于我媽媽主管人事方面,所以讓單位?的

人對她又愛又怯。



媽媽現在接到學校的一個調派通知,是前往一個山區農村支教三個月時間,

所在地是出于一個偏遠山區地帶,一個重點的扶貧村莊地是出于一個偏遠山區地

帶,一個重點的扶貧村莊,本來按照媽媽這麽傲的性格是根本不會搭理的,但是

考慮到學校領導保證她支教回來就會提幹,並且這次的薪酬是以前薪酬的三倍,

加上最近媽媽跟父親因爲父親被傳言在外邊養小三的問題,正在打冷戰,媽媽想

要休息一陣子,就帶我去了那個村莊。



同行的還有媽媽的一個同事,蘭夢欣阿姨。



比起媽媽這種熟透的女性,蘭夢欣阿姨在年齡上更爲年輕,更具有活力的美

麗,一雙美麗妩媚的大眼楚楚動人,娃娃臉的臉蛋雖圓但並不胖,反而顯得可愛

,細緻潔白,一頭染成紅色的卷發,魅力十足,跟媽媽類似的是。



那雙同樣喜愛的絲襪的潔白如玉般的美腿,比起媽媽,蘭夢欣的年齡比媽媽

小八歲,因而看上去更爲活力動人。



而且媽媽帶上了我,蘭夢欣阿姨則是一起帶來了她的女兒,一個正在讀小學

的小美女,總是喜歡穿著一身公主裝,精緻的皮鞋?是一雙白嫩的美腿,可能是

繼承了她母親的審美,小小年紀也是喜歡穿各色絲襪,她叫蘭萌。



跟著這三位各有特色的尤物一起下鄉,真是讓我高興,看著她們中的任何一

個都足以讓我心猿意馬。



事實上,我早就在夢中意淫過她們三個無數次了。



經曆了兩天多的痛苦車程,我們終于到達了這個村莊,接我們的是一個老頭

子,自稱是這個貧窮村的村長。



單單從服裝打扮上看,也能初次了解到這個村莊的貧窮,一個村長,一隻眼

睛似乎是已經被眼疾所害,瞳孔發白,已然是瞎了,枯萎的皮肉包裹的腦袋活像

個骷髅頭,胡須花白且不齊,渾身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氣味。



「爺爺你問起來真臭!」



天真無邪的蘭萌率先開口了,蘭夢欣馬上出于禮貌制止了,但是臉上的表情

明顯是露出的不快。



「嘿嘿.....老朽不如你們城?來的.....二位老師......

還有這位小姑娘,都是咱從沒見到過的美人兒......嘿嘿......還

...還有這位小帥哥...還請見諒...咳咳!」



出于禮貌,媽媽仍然與她握手。



然後我們隨著村長走進了村?深處。



難以相信的是這村子真的是死氣沈沈,偶爾匆匆走過的一兩位行人,還穿著

破破爛爛的布袍子快速走過,好像怕見光一樣。



晚上村長跟幾個村幹部爲我們接風,可以看到的幾個老者,奇怪的是,這村

子?的老者,不是某種難以形容的症狀患者就是後天有某種原因導緻身體出現畸

形,就外形上簡直是可怕。



「來,這是本村子的特産烤肉醬,您嘗嘗。」



村長雖然外形惡心,但是盛情難卻,我們都嘗了下,真沒想到,這肉醬味道

出奇美味,算是這次下鄉唯一的一個驚喜了。



第二天,白天媽媽跟蘭夢欣阿姨都去村子?學校了,我跟蘭萌沒事幹。



這時候蘭萌說想要洗澡,其實我自己是個懦弱而好色的人,蘭萌雖然才在上

小學,但是潔白鮮嫩的皮膚加上總是一身公主裙,加上還未發育但是無瑕的雙腿

總是穿著白色絲襪,我不止一次幻想過用我的雞巴插得蘭萌慘叫的情節,簡直非

常刺激,當然,這次雖然出行,但是蘭夢欣對她女兒看的非常緊,好像我真的會

對她小女兒做什麽一樣,我自然也是看得出蘭夢欣一直不喜歡她這個好姐妹的兒

子,也就是想想而已。



突然,一聲尖叫從蘭夢欣洗澡的浴室傳出來!不好!我馬上沖進去,蘭萌看

到我馬上沖過來抱住我,仿佛完全忘記了自己才從浴缸出來,渾身上下都是光著

的,我緊緊抱住小小的蘭萌散發著香氣的嫩白身軀。



雙手撫摸著蘭萌的皮膚,雙手不自覺的往下撫摸,而我的雞巴早就漲的充血





「萌萌,怎麽了,跟哥哥說,不要急。」



我安慰著,右手撫摸著蘭萌的身軀,到了兩片嫩白的臀肉上,出浴的幼女臀

部,猶如剛剝開的煮熟的雞蛋般美好。



「哥哥!我...嗚嗚...我洗澡的時候....窗外....有個綠色

眼睛的鬼!...嗚嗚....還看我!....」



蘭萌哭著,我是個天生的膽小鬼,馬上就嚇的雞巴軟了下去。



然後出門找了半天,什麽都沒有啊,隻好安慰蘭萌洗完澡睡覺。



到了晚上媽媽跟蘭夢欣回來了。



她倆一進屋就關上門似乎是遇到什麽不快,我立馬在門外偷聽。



「氣死我了!姐。這地兒真不是人呆的!」



蘭夢欣就這麽說著,然後坐在屋子沙發上,美人就是美人,生氣都別有一番

風韻。



「好妹妹,行了。別生氣了,就幾個月而已嘛。」



媽媽賢淑得多,給蘭夢欣倒了杯水。



「姐姐!你脾氣好!但是這幫小孩子,腦子都他媽的有病嗎?一個最簡單的

數學問題教了幾十遍!還是有人聽不懂!他們爹媽都是吃屎的傻逼吧?」



蘭夢欣雖然是研究生出身,但是生氣的時候,嘴下多難聽的話都是能說出來

的,我也納悶。



讀了那麽多年書,看來還是本性難移啊。



「算了,嘻嘻,好妹妹,別這麽說,長得這麽美,說話要是傳出去,還不得

給人笑死。你看。你裙子都沾上顔料了,去洗洗吧。」



蘭夢欣穿的是自己的緊身低胸連衣百皺裙。



米黃色的,因爲不是在城?學校,自然自己想怎麽穿就怎麽穿,難何這村子

太不濟,發的騷都沒有男人回應,我這樣想著。



但是看著裙擺上鮮紅的那一灘「顔料」



還是嚇了一跳,怎麽看,都更像是一灘鮮血......「姐,別管了,明

天咱換個裙子就行了。嘻嘻。姐今天跟妹妹一起住吧?」



「小騷貨,又在打什麽壞主意呢?」



媽媽跟蘭夢欣是老熟人,說話間自然也不藏著掖著,玩笑話跟實話,都不避

著我,也是因爲她們倆知道,就算被我聽到。



我天生膽小,就是個懦夫,從不會說出去給誰聽。



「哎呦,姐姐在妹妹這?還裝什麽呀。你也看出來,你老公不行咯,公司不

行了,到時候下鄉完,拿完薪酬,就跟你老公離了。把這個小屁孩給你那陽痿的

老公一甩,離婚財産又是一大筆,咱們姐倆帶上萌萌,去哪都是神仙眷侶,嘻嘻

嘻。」



「別這樣,妹妹,再開玩笑我生氣了,那孩子再說什麽也是我的骨肉,雖然

我不喜歡,但是,總不能不打招呼就甩了。」



「嘻嘻,姐,就喜歡你這樣,壞都壞的那麽聖潔的樣子,嘻嘻。」



「再說我可要撓癢癢咯~」



隻聽到媽媽跟蘭夢欣在床上玩鬧的聲音。



媽的!都是虛僞的婊子!我的父親是個沒用的畜生!根本滿足不了媽媽!而

我心目中聖潔的媽媽!是個假清高的婊子!每一個好東西!滿腦子不過都是錢!

我氣得熱血上湧,但是他們說的都是實話,父親本身就是個沒用的男人,靠運氣

初期賺了錢開了個公司,很快結婚後沒幾年就不行了。



其實我不是第一次聽到她倆這樣的談話了,可能正因爲這樣,我變得越來越

扭曲,但是由于膽小,就隻能像個懦夫一樣什麽都不說。



而我跟媽媽下鄉來的這次經曆,才剛剛開始.....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隱秘之戀
? ?序章:佳人登場



深夜的暴雨再一次沖刷著這個荒山的小村,暗無天日的風雨完全遮蓋這個山

村,加上電閃雷鳴,就如同這個山村一直被詛咒一般。



在離這個山區村莊沒有幾?地的地方,就是這個山村的亂墳崗,由于這個山

村的落後貧窮,村?有人死去就會葬在這個亂墳崗,這個山村落後如邪教一般的

喪葬習俗也從不爲外人所知。



就在這黑暗的山雨中,一處荒墳旁,可以看到一個美麗的人體躺在旁邊,在

雨水沖刷下似乎沒有生氣,但是依稀可以看出還在呼吸,殘破的衣衫與泥土遮不

住雪白的酮體,就如同一朵被踐踏過的花朵一般。



在雨水的沖刷下模糊一雙美目的淚水也如雨般流淌。



.........................................................................



? ? 我的媽媽叫李菲雅,年過四十,但是保養有方,用我父親的話說,看上去就

跟當年剛結婚一樣。



一頭烏黑油亮的秀長直發,一直到腰,散發著迷人的香氣,一雙南方女性特

有的如杏美目,水汪汪的,胸前兩團白兔呼之欲出,加上我媽媽喜歡穿低胸裝,

雪白的嫩肉的沖擊感讓任何雄性都是見之即硬。



腰部雖然不如少女纖細,但胸部該突的突,也是不吝少女,而總是高高翹起

的兩片臀肉,在裙子的襯托下更是性感無比,往下連著的便是我媽渾身上下最爲

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無論春夏秋冬,任何季節,那雙總是穿著不同款式絲襪的

修長美腿,與一雙橋嫩雪白的小腳,喜歡穿著各種款式的魚嘴高跟鞋,露出兩個

塗著粉色指甲油的腳趾。



性感又不失可愛,母親雖然擅長打扮,但是很少說話,尤其是在外人面前,

高傲而冷豔,由于冰山,在學校,雖然有很強的能力,但是經常訓斥學生,並且

對于同事也總是能少說話就少說話,由于我媽媽主管人事方面,所以讓單位?的

人對她又愛又怯。



媽媽現在接到學校的一個調派通知,是前往一個山區農村支教三個月時間,

所在地是出于一個偏遠山區地帶,一個重點的扶貧村莊地是出于一個偏遠山區地

帶,一個重點的扶貧村莊,本來按照媽媽這麽傲的性格是根本不會搭理的,但是

考慮到學校領導保證她支教回來就會提幹,並且這次的薪酬是以前薪酬的三倍,

加上最近媽媽跟父親因爲父親被傳言在外邊養小三的問題,正在打冷戰,媽媽想

要休息一陣子,就帶我去了那個村莊。



同行的還有媽媽的一個同事,蘭夢欣阿姨。



比起媽媽這種熟透的女性,蘭夢欣阿姨在年齡上更爲年輕,更具有活力的美

麗,一雙美麗妩媚的大眼楚楚動人,娃娃臉的臉蛋雖圓但並不胖,反而顯得可愛

,細緻潔白,一頭染成紅色的卷發,魅力十足,跟媽媽類似的是。



那雙同樣喜愛的絲襪的潔白如玉般的美腿,比起媽媽,蘭夢欣的年齡比媽媽

小八歲,因而看上去更爲活力動人。



而且媽媽帶上了我,蘭夢欣阿姨則是一起帶來了她的女兒,一個正在讀小學

的小美女,總是喜歡穿著一身公主裝,精緻的皮鞋?是一雙白嫩的美腿,可能是

繼承了她母親的審美,小小年紀也是喜歡穿各色絲襪,她叫蘭萌。



跟著這三位各有特色的尤物一起下鄉,真是讓我高興,看著她們中的任何一

個都足以讓我心猿意馬。



事實上,我早就在夢中意淫過她們三個無數次了。



經曆了兩天多的痛苦車程,我們終于到達了這個村莊,接我們的是一個老頭

子,自稱是這個貧窮村的村長。



單單從服裝打扮上看,也能初次了解到這個村莊的貧窮,一個村長,一隻眼

睛似乎是已經被眼疾所害,瞳孔發白,已然是瞎了,枯萎的皮肉包裹的腦袋活像

個骷髅頭,胡須花白且不齊,渾身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氣味。



「爺爺你問起來真臭!」



天真無邪的蘭萌率先開口了,蘭夢欣馬上出于禮貌制止了,但是臉上的表情

明顯是露出的不快。



「嘿嘿.....老朽不如你們城?來的.....二位老師......

還有這位小姑娘,都是咱從沒見到過的美人兒......嘿嘿......還

...還有這位小帥哥...還請見諒...咳咳!」



出于禮貌,媽媽仍然與她握手。



然後我們隨著村長走進了村?深處。



難以相信的是這村子真的是死氣沈沈,偶爾匆匆走過的一兩位行人,還穿著

破破爛爛的布袍子快速走過,好像怕見光一樣。



晚上村長跟幾個村幹部爲我們接風,可以看到的幾個老者,奇怪的是,這村

子?的老者,不是某種難以形容的症狀患者就是後天有某種原因導緻身體出現畸

形,就外形上簡直是可怕。



「來,這是本村子的特産烤肉醬,您嘗嘗。」



村長雖然外形惡心,但是盛情難卻,我們都嘗了下,真沒想到,這肉醬味道

出奇美味,算是這次下鄉唯一的一個驚喜了。



第二天,白天媽媽跟蘭夢欣阿姨都去村子?學校了,我跟蘭萌沒事幹。



這時候蘭萌說想要洗澡,其實我自己是個懦弱而好色的人,蘭萌雖然才在上

小學,但是潔白鮮嫩的皮膚加上總是一身公主裙,加上還未發育但是無瑕的雙腿

總是穿著白色絲襪,我不止一次幻想過用我的雞巴插得蘭萌慘叫的情節,簡直非

常刺激,當然,這次雖然出行,但是蘭夢欣對她女兒看的非常緊,好像我真的會

對她小女兒做什麽一樣,我自然也是看得出蘭夢欣一直不喜歡她這個好姐妹的兒

子,也就是想想而已。



突然,一聲尖叫從蘭夢欣洗澡的浴室傳出來!不好!我馬上沖進去,蘭萌看

到我馬上沖過來抱住我,仿佛完全忘記了自己才從浴缸出來,渾身上下都是光著

的,我緊緊抱住小小的蘭萌散發著香氣的嫩白身軀。



雙手撫摸著蘭萌的皮膚,雙手不自覺的往下撫摸,而我的雞巴早就漲的充血





「萌萌,怎麽了,跟哥哥說,不要急。」



我安慰著,右手撫摸著蘭萌的身軀,到了兩片嫩白的臀肉上,出浴的幼女臀

部,猶如剛剝開的煮熟的雞蛋般美好。



「哥哥!我...嗚嗚...我洗澡的時候....窗外....有個綠色

眼睛的鬼!...嗚嗚....還看我!....」



蘭萌哭著,我是個天生的膽小鬼,馬上就嚇的雞巴軟了下去。



然後出門找了半天,什麽都沒有啊,隻好安慰蘭萌洗完澡睡覺。



到了晚上媽媽跟蘭夢欣回來了。



她倆一進屋就關上門似乎是遇到什麽不快,我立馬在門外偷聽。



「氣死我了!姐。這地兒真不是人呆的!」



蘭夢欣就這麽說著,然後坐在屋子沙發上,美人就是美人,生氣都別有一番

風韻。



「好妹妹,行了。別生氣了,就幾個月而已嘛。」



媽媽賢淑得多,給蘭夢欣倒了杯水。



「姐姐!你脾氣好!但是這幫小孩子,腦子都他媽的有病嗎?一個最簡單的

數學問題教了幾十遍!還是有人聽不懂!他們爹媽都是吃屎的傻逼吧?」



蘭夢欣雖然是研究生出身,但是生氣的時候,嘴下多難聽的話都是能說出來

的,我也納悶。



讀了那麽多年書,看來還是本性難移啊。



「算了,嘻嘻,好妹妹,別這麽說,長得這麽美,說話要是傳出去,還不得

給人笑死。你看。你裙子都沾上顔料了,去洗洗吧。」



蘭夢欣穿的是自己的緊身低胸連衣百皺裙。



米黃色的,因爲不是在城?學校,自然自己想怎麽穿就怎麽穿,難何這村子

太不濟,發的騷都沒有男人回應,我這樣想著。



但是看著裙擺上鮮紅的那一灘「顔料」



還是嚇了一跳,怎麽看,都更像是一灘鮮血......「姐,別管了,明

天咱換個裙子就行了。嘻嘻。姐今天跟妹妹一起住吧?」



「小騷貨,又在打什麽壞主意呢?」



媽媽跟蘭夢欣是老熟人,說話間自然也不藏著掖著,玩笑話跟實話,都不避

著我,也是因爲她們倆知道,就算被我聽到。



我天生膽小,就是個懦夫,從不會說出去給誰聽。



「哎呦,姐姐在妹妹這?還裝什麽呀。你也看出來,你老公不行咯,公司不

行了,到時候下鄉完,拿完薪酬,就跟你老公離了。把這個小屁孩給你那陽痿的

老公一甩,離婚財産又是一大筆,咱們姐倆帶上萌萌,去哪都是神仙眷侶,嘻嘻

嘻。」



「別這樣,妹妹,再開玩笑我生氣了,那孩子再說什麽也是我的骨肉,雖然

我不喜歡,但是,總不能不打招呼就甩了。」



「嘻嘻,姐,就喜歡你這樣,壞都壞的那麽聖潔的樣子,嘻嘻。」



「再說我可要撓癢癢咯~」



隻聽到媽媽跟蘭夢欣在床上玩鬧的聲音。



媽的!都是虛僞的婊子!我的父親是個沒用的畜生!根本滿足不了媽媽!而

我心目中聖潔的媽媽!是個假清高的婊子!每一個好東西!滿腦子不過都是錢!

我氣得熱血上湧,但是他們說的都是實話,父親本身就是個沒用的男人,靠運氣

初期賺了錢開了個公司,很快結婚後沒幾年就不行了。



其實我不是第一次聽到她倆這樣的談話了,可能正因爲這樣,我變得越來越

扭曲,但是由于膽小,就隻能像個懦夫一樣什麽都不說。



而我跟媽媽下鄉來的這次經曆,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