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春之宿舍



“作爲本校六朵美麗的校花的你,請問,有沒有什麽感想呢?”



眼前的黃小麗同學又開始了自己所向往的工作——記者而努力練習著,這一

次,她手中的筆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對她微微一笑,帶了過去。



這就是我們的宿舍,四個女生的房間,而這個宿舍,也被大家稱爲“美麗花

園”,原因很簡單,剛才黃小麗同學口中的“六朵美麗校花”就有一半住在這個

宿舍?,當然,除了黃小麗同學,她是一個小資家庭的孩子,很懂事,從小對新

聞記者很感興趣,沒事時不時喜歡裝一下,大家都很喜歡她,因爲她可以給宿舍

?帶來歡快。



宿舍?氣氛還算不錯,劉夢婷睡在我旁邊的鋪,她就是六朵花之一,不過她

平時不愛說話,隻是少有和我們接觸,女孩子在宿舍?最愛談論的話題就是某個

男生長得帥,或是某個男生是某某集團的貴公子,可她不愛和我們說這些。有人

開玩笑說她哥哥是軍火走私犯,但從她根本不理會的表情上來看,她哥哥也許隻

是個公交車司機,或許她根本沒有哥哥。劉夢婷可以算得上是冷豔美人的類型,

話太少,做事也比較簡潔,平時在學校?不見人影,我們三個都喜歡叫她“地下

工作者”,至于她到底在搞些什麽,大家都不知道,別人的事,少管。



剛才提著開水壺穿著涼褲走出去的家夥叫張江,非常男性化的名字,和她性

格一樣,她是六朵花?唯一的短發美女,長得秀氣,小嘴巴看上去就想“親”…

…,不過她可是出了名的急性子,很喜歡和男生打成一片,足球,籃球,軍事,

都十分精通,非常受到男生們的歡迎,就因爲這樣,這家夥常常不拘小結,打扮

邋遢,沒事經常看見她穿著拖鞋出沒在學校操場。楊光對生活十分低調,任何事

都不太愛追求,順其自然,常在她口中聽到的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這讓我

想起了某部日本有名漫畫的男主角。



接下來就是我自己了,我叫趙小婧,到這個城市讀書已經快4 年了,沒錯,

我們馬上就要畢業了,到了大城市生活比較習慣,隻是懷念家鄉的小吃。我有幸

被排上了六朵花之一,我也是六朵花之中唯一抽煙的,爲什麽要抽煙?抽著玩而

已,有時候壓力大了,點上一兩支,覺得真不錯。我也是宿舍四人中最愛打扮的,

大學四年坐在鏡子前的時候比上課的時候還多。至于畢業以後我想做什麽?其實

我早就有打算了,我一直記得一句話,人和人的思想是不同的,所想的東西當然

也就不一樣,也許我認爲這是對的,而你卻會說這是錯的,一樣,也許我喜歡的

東西,你未必也就會喜歡。話是這麽說,就來做個例子吧,我喜歡寫日記,你呢?



還有1 個月,就將從學校畢業,同樣,我們也要開始爲自己今後的路做鋪墊,

黃小麗每天都在各大報社電台泡著,希望能混上一個好的工作。劉夢婷三天兩頭

不見人,似乎早忘記了這個家夥的存在。宿舍?經常隻剩下我和張江兩個人,她

母親在城?開了一間西點餐廳,打算等她畢業以後交給她管理,這家夥經常帶著

男男女女在宿舍?打麻將,弄得房間?烏煙瘴氣,我真想勸她媽媽幹脆開個賭場

交給她管算了。由于快畢業了,學校幾乎不管我們這些學生,隨我們自己發展。

但我堅決不想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不是我沒錢,隻是我不想而已,說到錢,我

也許是所有人?賺得最多的,爲什麽?你很想知道嗎?



我走到花園?,看著一對對情侶,現在天色已暗,我不該呆在這?,可我還

是來了,原因是我有重要的事,我沒有男朋友,是我不願意找,沒有原因,馬上

你就會明白。



陳榮是學校經濟學院大四的學生,很有社會背景,認識的人不少,但我不喜

歡他,這家夥進進出出總是跟著兩三個女人,裝得像黑社會老大一樣,雖然不喜

歡,可我還得靠著她,在學校四年?,我的經濟收入都是他幫我找的路子。



“有個老闆,想和你談一談,我把你的電話留給他了,可能晚上就會打給你,

你自己去談吧,最好面談。”這家夥說話語氣很拽,作爲校花的我,他一點也沒

放在眼?,的確,他太了解我了。



“需要打扮嗎?莊重一點?”我問。



“打扮是必要的,第一次見面,給人家一個好點的印象,對了,這次可是我

最後一次幫你找路子了,我後天就要去香港發展了,以後你自己的路,自己想辦

法吧!”這家夥說完頭都沒有回就走了,可把我氣得,他這一走,我以後真不知

道該怎麽辦了,難道要自己去找?總覺得怪怪的,不過仔細一下,總會有這麽一

天,自己也該自己作主了。



回到宿舍,張江等人賭得正酣,我躲在一邊,打開自己的電腦,其實我早就

想到有這麽一天,陳榮這小子把我甩開了,于是我從電腦?調出早就準備好的

‘個人簡曆’,不管了,先發了再說,光標移動到‘確定’上,仔細考慮了很久,

終于點了下去,OK,發送成功,我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說了這麽多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說什麽,沒關系,馬上你就知道了,因爲我的

電話響了。



見面地點對方定在舊城區三號車終點站附近的一家酒吧,這?人不多,環境

非常好,和一些吵雜的酒吧比,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放的輕音樂。



老闆是個男人,看起來比較文雅,30歲出頭,我們照了個面,找了個位置坐

下來,他點了一瓶紅酒。



“趙小姐果然很美啊,和傳聞中的一樣,自我介紹一下,我是XX汽車代理公

司的經理,叫王和平。”



“王老闆您好,我們可以直接談一談內容了吧!”



“呵呵,趙小姐果然很爽快!大家都懂行規,趙小姐開個價吧!”



“我得先看看您的條件啊,這樣我才好開價呢!”我笑了笑,拿出口紅,繼

續補了補妝。他從懷?抽出一張紙,交到我手上。我仔細看了看。



“王老闆的喜好果然有點另類呢,好吧,那我就直接開價了,500 元一天。”

聽了我的話,他想了想。



“趙小姐還是學生呢!這個價格……”



“馬上也要畢業了,算是實習了吧,這個價格,不高也不低。”



“呵呵,好,我喜歡!半個月!7000是吧!行規,先付一半,3500,當面交

易,馬上給你!”說完,他拿出3500元現金,交到我手上。我對她微微一笑,數

了數手上的錢,看來錢來得真是容易啊。



“什麽時候開始算時?”我問。



“現在!”



我回到宿舍,把包鎖進櫃子?,帶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打開門,準備出去。



“張~~~~江~~~~張~~~ 美~~~~~ 女!”



我拉著嗓子喊了幾聲,張江擡起頭來,疑惑地看著我。



“哦?你什麽時候進來的?什麽事?”



“我出去幾天,你別管,自己鎖門睡覺!”



“恩呢~~去吧~~~ 到我啦?一對2 ,要不要?一對5 ,打完了,哈哈,給錢

給錢……”



我關上門,走到街上,招了一輛出租車,和王老闆說好10點在酒吧門口見。



王老闆開車接我到他的家中,他告訴我,他和老婆離了婚,原因很簡單,老

婆受不了他的嗜好,帶上2 歲的兒子走了,自己住在這210 平方米的豪華套房內。

進家後,換了鞋,他笑咪咪地看著我,從臥室拿出一個箱子。



“這箱子?都是你喜歡的東西呢!”他奸笑了一下,我回了他一個笑容,沒

事,工作馬上要開始了,隻見他拿出一根麻繩,微笑地對我說。



“現在很晚了,今天就先用這個吧!我的乖奴!”



恩,對啊,這就是我的工作,收取別人的錢,做暫時的私人奴隸,供人玩弄

的肉奴隸,出賣自己的肉體,換取金錢,所謂的職業奴隸,就是我。



作爲一個職業奴隸,必須服從主人的所有安排,當然,一切都必須根據行規

來定,在行規?主人和奴隸在談條件時主人必須首先申明需要玩弄的內容,這樣

讓奴隸來開價,奴隸根據內容來開價,合理,而行規?,主人可以對奴隸進行一

切身理,心理,肉體上的侮辱,可以讓奴隸做任何受到羞辱的行爲,奴隸一旦接

受,不可以拒絕,但主人不能對奴隸進行身體上的殘害,條件談成以後,主人和

奴隸都必須把自己的資料還有調教時間發送一份到一個秘密的網站上,由改網站

進行監督,主人一旦對奴隸進行身體傷害,或是奴隸在接受條件以後不做,都會

受到該網站的嚴厲處罰,據說該網站是由一個秘密的幕後黑黨所掌管,也掌管著

整個城市的SM行業,一切都必須根據規矩而來,從我踏上這個圈子的第一天,我

的資料就交到了這個網,隻是我還沒有正式確定以後是不是走這一條路而已,而

之前,我電腦上的那次確定,正是在該網上確定了自己的路,自己以後要做一個

職業的奴隸。當然還有,奴隸和主人都必須在該網上確定資料,是奴隸還是主人,

而且都必須經過身體檢查,每3 個月一次。



赤裸著身子在陌生人面前,我一點也不害羞,早已經習慣了,早在讀大學時,

我就利用了假期時間,做了不少時間的奴隸,早已經是一個小有經驗的奴隸了。



“好了,乖奴小婧,來吧。”王老闆用麻繩纏住我的身子,開始對我進行五

花大綁,一條繩子從我的陰部拉過,緊緊地摩擦著陰部,我微微顫抖了一下,他

似乎很來勁了,我雙手背在後面,他用繩子緊緊地在我手上纏了兩圈,接著又把

我的腳捆綁得緊緊的。



“太美了!今天累了,先休息吧!”他看了看四周,從我的衣物?拿起我剛

脫下來的絲襪,緊緊噻入我的口中。我被他抱起來,丟在沙發上。就這樣,他也

沒管我了,關上燈,自己走進了臥室,不一會,聽見他打呼噜的聲音。



對于被捆綁著的感覺,我也早已習慣,捆綁對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其實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喜歡被捆綁,被拘束的感覺,同樣,我也喜歡被侮辱,每

次被侮辱,都會有一總興奮的感覺,雖然我做奴隸不算久,隻能算上新出道,但

我就是爲了追求這樣的感覺而來的,以後肯定會讓自己瘋狂,我喜歡這樣。



也許是時間不長的原因,就兩周,他很會安排時間,天才剛亮,我被他叫醒,

他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我摸了摸被捆綁留下的痕迹,腳上的痕迹很難消去,大概

是捆得太緊的原因,他打量了一下我的腿,點點頭說。



“好美的腿啊!要修飾一下!”他走進臥室,又拿出一個大行禮包,打開一

看,?面裝滿了各種式樣,各種顔色的女式內褲和絲襪。不過對于這些我一點也

不覺得奇怪,很多男人都有這樣的嗜好,甚至不少女人也會這樣。他挑選了一會

兒,拿出一條黑色的開檔連褲襪交到我手上,我看了看,不算很新,但質感非常

好,顔色非常純,光澤度很高,是一雙十分完美的襪子,是女人看上去都會很喜

歡。我把襪子拿到手上,有種歡喜感!



“喜歡吧?”他笑著問我。我拼命地點點頭,又摸了摸襪子。



“穿上!”



按照他的指示,我穿上了這雙絲襪,在黑色的寸拖下,我的腿顯得格外美麗,

同時也遮掩了腳上的勒痕,穿上絲襪的腿非常順滑,終于理解高檔絲襪和普通絲

襪的區別,也深刻體會到女人對絲襪的情。接著,他開始在我帶來的衣物中搜索,

拿出一條黑色短裙。



“不準穿內褲,穿上裙子,你帶來幾雙鞋子?”



我一邊穿裙子,一邊指了指帶了的一個箱子,他打開,開始爲我選鞋子,我

帶來了五雙鞋子,一雙拖鞋,一雙高跟靴子,一雙高跟涼鞋,兩雙高跟鞋,其中

一雙高跟鞋鞋跟達到15厘米。他選了半天,又評估了一下天氣,決定拿出那雙高

跟涼鞋給我穿上。



“記得我們的條件吧!?”他開口問我,在旁邊看著我穿鞋。



“記得!”



“有哪些?”



“五個項目,第一,野外露出淩辱。第二,野外插棒行走,第三,野外露出

排洩,第四,野外爬行,第五,室內性交。”我一邊說完,一邊穿上鞋,這時我

發現有點不對,鞋?似乎有東西,我剛準備脫下鞋檢查,他開口了。



“鞋?的東西是我放進去的,每隻鞋?放了4 個小鋼珠。”聽到他這麽一說,

我垭口了,既然是他放進去的,那這就是命令,不能拒絕,這些小內容,主人是

可以私自加入,隻要不傷害我的身體。



鞋?有4 個小鋼珠,的確很難受,走路非常痛苦,腳底會很痛,我踮著腳開

始走路,本來穿的就是高跟鞋,再踮腳走路,十分難受,走路十分艱難,他似乎

很滿意,走到廚房,開始吃早餐,我也隻好跟過去,在他準備的一個墊子上跪下,

開始吃自己的早餐。(行規規定,所有奴隸在接受調教期間,吃飯姿勢隻允許跪

在主人面前或爬在主人面前)



大約8 點,我跟著他下了樓,進入了他的車,跟著他前往他的公司。



“你放心,我是公司的經理,會安排好你的,你就是我的私人秘書,到了公

司,你什麽也不管,聽我的吩咐就行了。”



我點點頭,一切聽他的安排,說實話,自己還是會很緊張,大部分作業都是

在外面完成,這對我這樣的新手來說,還是會很緊張的。不行,我一定要做好,

這可是自己大學畢業以後邁出的第一步,不能這麽失敗了,毀了自己。



公司離住地不遠,雖然說是汽車代理商,不過公司也不算大,人員也沒有想

象中的那麽多。我們在停車場下車以後,他開始琢磨著什麽。



“早上到現在,還沒方便吧!就在這解決吧,上去以後我可不準你上廁所哦!”

他這麽一說,我是有點想了。可是,在這??我看了看,停車場不大,但是一個

地下停車場,非常陰暗,停車的位置和收錢人員的位置有一斷距離。



“在……這?嗎?”



“恩!就是這,車與車的間隔距離的位置,也就是你下了車以後所站的位置。”

他對我笑了笑,走到我這邊來,看了看我腳下。



這是命令……這是我的功課……我不能拒絕。



由于沒有穿內褲,我撩起裙子,穿著開檔絲襪,直接蹲了下去。他奸笑著看

著我,也不怪,他可是付了錢的,看的就是我的表演。



“都要嗎?”我問。



“說什麽廢話呢你?大的小的一起解決,不解決今天就沒機會了!”他兇了

起來,我被鎮住了,隻好乖乖地蹲在地上,咬著牙。



沒多久,小便終于勉強拉了出來,嘩啦嘩啦流在地上,由于地面的緣故,尿

液流到了我的鞋底。



“快點,再給你五分鍾時間。”



說實話,我肚子的確很痛,可在這?大便,實在難爲情,雖然很黑,又沒人

看到,但還是不習慣了,怎麽也拉不出來。



“兩分鍾了哦,我可要走了!”



我急了,要是真拉不出來,今天就不能拉了,到時候就完蛋了呀,不行,我

一定要……



我使勁……終于,黃色的大便從屁股?一條一條的拉出來,落到地面上的尿

液?。好舒服,終于拉出來了,旁邊的他看得相當起勁。



“哈哈,美女的大便居然也那麽臭啊!”他的話讓我羞辱到了極點,低著頭

不敢看他。



“擡起頭來,開心點,這是享受啊,哈哈!”



這時,我聽見旁邊傳來了汽車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



“王經理!”車上的人下來了,和他打招呼。



“小張,早上好啊,停車啊?停我旁邊來吧,還有個空呢!”這家夥居然叫

別人停過來,我在車的右邊大便,他居然叫人停車到他車的左邊。天啊!我真想

站起來,可現在更不行了,還沒拉完呢,而且也不能站起來呀,不管了,繼續拉。



“停那邊好,這邊太臭了!”



“王經理還不上去?”



“我回車?來拿點東西,你先去吧!”



“恩!”



那人終于走了,我心終于塌實下來,他蹲下來,摸了摸我的陰部,輕聲地說。



“寶貝!刺激吧!還有更好玩的呢!”



我臉已經紅得發燙了,委屈,羞辱,從心中感受到,但我也開始體會到刺激

和興奮。



“我拉完了,主人!”



“真臭啊!還以爲美女拉的屎是香得呢!起來吧,屁股不準擦!”



我愣了一下,剛想找他要紙呢,他居然……我站起來,把裙子整理了一下,

屁股上還沾著大便,很臭,也很難受啊。



我別扭著身體,和他走向了他的辦公室,一路上,他的職員都在看著我,看

著我這個美女走在他身後,可誰也不知道,這個美女沒有穿內褲,而且剛在外面

大便完了還沒擦屁股。



“讓你的味道傳到大家的鼻子?!讓大家聞聞什麽叫女人香!”



我對他簡直無語了,這家夥簡直不能隻用變態來形容啊,以前雖然伺候過一

兩個主人,但都沒他這麽……哎……要想走這條路,以後比他變態的多得是,忍

啊!



進入辦公室,他叫我站在一邊,不過我也不敢坐啊。這時,一個年輕漂亮的

女生走了進來,給他泡了杯茶,又拿了幾張文件給他。



“王經理,這是今天的文件……經理,這是什麽味道啊?”他的秘書開始疑

惑,我臉一下又紅了起來,低著頭不敢擡起來。



“呵呵,這是女人的味道啊?”這家夥居然真敢說。這時他的秘書看了我一

眼,向我丟了一個白眼。



“那我先出去了,經理!”



“恩,去吧,有事我會叫你。”



他的秘書出去以後,我終于又松了口氣。



“來吧,爬到我辦公桌下面來。”



我爬過去,發現這家夥早就脫下來褲子,巨大的陽具露在外面。



“含在嘴?,舔,好好照顧一下,這可是你最喜歡的。”



我捧著巨大的陽具,心中歡喜,想到這東西很快就會插入我的洞洞,帶給我

巨大的滿足感,真是一陣歡快,捧在手上,像捧著聖物一樣。好大!



我張開口,把陽具放進口中,舌尖輕輕舔了一下龜頭,上面的精液沾在了我

舌頭上,滑滑的,和我的口水混合在一起,我的下面開始流水了,自己無法控制,

我現在覺得自己好需要,好需要這東西來插我。我非常認真仔細地含著,用舌頭

舔著陽具的每一個地方。



“呵呵,美女,再美的女人,也會對這東西所臣服,賤種!好好品味吧!你

這個淫蕩的賤人!”



我吞食著精液,讓他的陽具一直受到我小嘴巴的照顧,伺候到每一個地方,

保證他的舒服。我躲在他的辦公桌下,含著他的陽具,他開始叫進幾個職員,進

行開會,談話等內容,我是又興奮又恐懼。就這麽一個上午過去了。



終于贏來了午休的來臨,這家夥並不打算回家,公司?的人漸漸變少了,我

也終于放下心來,這家夥的確很厲害,我伺候了他的陽具一上午,他居然一點反

應都沒有,這麽強壯的家夥,幻想著它操我,忍不住水又流了下來。



“南門廣場那有家海鮮店,味道非常好,給你10分鍾時間,去把你的屁股弄

幹淨,我可不想吃飯的時候聞到什麽味道。”



他站起身來,把褲子整理了一下,拿著鑰匙。



“對了,我想你也不想去停車場看見你排洩出來的東西,弄好以後我開車到

公司門口等你。”說完他走了出去。



我踮著腳,一步一步走向女廁所。



“今天下午我們不回公司了,上午把事都交代完了,下午我帶你去個好玩的

地方。”



坐在車上,清理幹淨了屁股的確非常舒服,但我知道,這種舒服隻是短暫的。

車開進海鮮城,他突然從身上拿出一個跳蛋,對我邪惡地笑了一笑。我紅著臉,

明白了他的意思,自覺地分開雙腿,他麻利?把跳擔噻進我的陰部,把開關夾在

我開檔絲襪?。



隨著嗡嗡地聲音,我身體開始不受自己控制了,我眼睛閉著,坐在座位上一

動不動,身子時不時抽動一下。



“下車,我們去吃東西了,表現好點,跳蛋如果掉落了,一切責任可是你自

己負責。”



聽著他的話,我回想到了行規?的一條,調教進行中一旦出錯,由奴隸自己

承擔責任,並屬于違反規矩,主人可以從所付金額?扣除10%.我可是爲了賺錢才

這樣,當然不敢出什麽錯,隻好乖乖下車,還好他調節跳蛋的速度很弱,我可以

勉強保持著姿態,不過,陰道?的跳蛋,鞋子?的鋼珠,這的確讓我很吃不消。



他允許我做在他旁邊吃,可我完全沒有心思去吃,下面流出的愛液已經將絲

襪弄濕了,還好是黑色絲襪,不然別人一定看得出來,我爬在桌子上,身子微微

抖動。



“小姐,您不舒服嗎?有什麽我可以幫你的?”



一個帥氣的小男生走到我面前,胸前挂著一個接待牌,我知道是這?的服務

生,我苦笑著看著他,輕輕地說。



“謝謝……不用了……我……一會就……好了的。”



看著服務生的遠去,我心跳漸漸緩和了許多。



“這?的服務態度果然不錯。”



這家夥的話真是諷刺我啊。



午飯終于結束,我跟著他開車來到一個健身俱樂部,俱樂部位置比較偏遠,

坐了很久的車才到達。這?的人看著我這麽一個女孩穿成這樣來健身俱樂部,覺

得十分詫異。



這?是全市最大也是最好的健身場所,VIP 會員可以享受獨有的的單獨健身

房間的待遇。果然,這家夥從錢包?拿出的正是VIP 會員卡。在服務員的帶領下,

我們坐電梯到16樓,16-B的房間內。這?算不上大,但跑步機什麽的還是有。進

到房間,我終于松了口氣。



“把鞋脫了吧,可愛的小腳也累了,拿交給我聞聞!”



聽他的話,我把鞋脫了,把雙腳放在他手上。



“真是美啊,美麗的絲襪腳,女人要穿上絲襪,才是完美啊。”他一邊說,

一邊捧著我的腳開始聞,我有點害羞,不敢看他。過了會,他開始在我腳底舔了

起來,我覺得有點癢,配合著還在陰道?的跳蛋,我的呻吟漸漸大聲了起來。



“太香了,太美味了!”



他把我的腳指頭含進嘴?,使勁允吸著,我的絲襪已經全部濕了,下面是他

的口水弄濕,上面則是自己的愛液弄濕。



大概舔了1 個鍾頭,看來他對絲襪的熱愛十分嚴重。



“晚一點我要去見個人,順便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就不能住在我家了,

而這個房間,就是你接下來所有時間都呆的地方,這次算你走運,媽的,早上接

到個電話,叫我帶馬上要去見的這個人去談合作,還得帶他旅遊一下,招待好客

戶,一去一來得花一個星期。不過你別高興,我不會讓你好過的,早上我已經和

一個奴隸談好了,1 天200 元的價格,來這?負責幫你,你吃,住,行,當然還

有一切安排都由她來管,雖然她是奴隸,可是叫她來的目的是訓你的,所以別以

爲你就好過了。”



我被他拉起來,丟到地上的墊子上。



“還有15分鍾,她就來了,就在這?住上一個星期吧,對你的調教計劃我已

經安排好了的。”他笑了笑,我不知道是開心還是難過,我想應該是難過吧,其

實自己還是蠻喜歡他對自己的調教的。



當我和他口中所謂的另一個奴隸見面時,我們互相都驚呆了。我從沒見過劉

夢婷如此打扮過,我想她也從沒見過我這副德性,原本冷淡的表情終于看出一絲

恐懼與驚訝,我回避著她的眼神,她也不想一直看著我,不過事到如今已經沒有

任何作用,大學住在一起四年的室友,終于互相了解到了最真實的秘密。我的心

緒一下變得十分混亂。



王和平到是不知道這些,而且粗魯地把夢婷推到我身邊,我們躺在墊子上,

隻見他把褲子脫下來,露出巨大的陽具。



“兩個奴隸,來吧,誰舔得我舒服,我就先操誰。”



大大的陽具放在我們的頭上方,我們跪起來,跪在他身下,雖然非常想被他

操,但在劉夢婷前面,我怎麽也不自然,她也一樣,遲遲沒有動口。



“怎麽了?不舔?我數到3 ,誰不舔的,就沒機會了!1~~~2~~~~ ”



剛數到2 ,我和劉夢婷居然同時伸出舌頭,舌頭同時落在他陽具上。我沒有

去看劉夢婷什麽表情,是在回避,也是在認真仔細地舔著。



“哈哈哈~~~ 這就對了嘛,你們都是下賤的東西,淫蕩的畜生,給我好好舔。”



就這樣,我與劉夢婷跪在他身上,兩個女孩伺候著一個男人的陽具。



“時間不多了,來吧!”



在他的安排下,我躺在墊子上,劉夢婷爬在我身上,我們的乳頭相貼,互相

摩擦著,我知道這個姿勢,他可以一起操我們兩個,一個在上,一個在下,操完

上面就操下面。由于劉夢婷爬在我身上,我終于看著她美麗的臉龐,她依然不敢

看我,閉著眼睛,但也無法承受著巨大的快感,她開始發出叫聲,享受性愛的表

情印在我的眼?。



“別停住,你們兩個,互相舔!快!”



隻見劉夢婷把舌頭伸進我的嘴?,和我的舌頭纏綿著,這時的她,已經不能

被自己所控制,性愛過程中的女人,動作是不會受大腦所影響的,她已經陶醉在

了這歡快的情節?。



“呵呵,下一個!”



王和平把我陰道?的跳蛋取出來,陽具終于頂到了我的陰道口。



“想要嗎?”他挑撥地問我一句。



這時,劉夢婷正盯著我看,水靈靈的眼睛,更刺激了我的欲望,我紅著臉,

輕輕地說。



“求求您,快插我吧,我受不了了!”



“你說什麽?大聲點,我聽不見!”



我的臉已經燙到了極點,開口大聲說。



“求求主人!快幹死奴隸吧!我需要主人的愛!啊~~~~~~~ 啊`~~~”



還沒說完,他的東西一下插進我的陰道,重重地頂上我的子宮,在我陰道?

的嫩肉上摩擦著,我全身上下完全被支配,隻能閉著眼睛享受著夢境般的快樂。

這時的我,和劉夢婷對視著,也許在主人聖物的洗禮下,我們彼此終于放開了界

限,找到了女人最美的時刻,互相承認對方,作爲一個女人,對性愛的渴望。



我伸出舌頭,向劉夢婷做出了表示,在她臉上,我終于看到了她少有的微笑,

她伸出舌頭,和我再次纏綿。



王和平臨走時交給劉夢婷一個本子,並把我放置在跑步機上,雙手捆綁在跑

步機兩邊,這樣,我無法走下跑步機,而王和平,也把跑步機打開。跳擔重新回

到我的陰道?,高跟鞋與鋼珠再次與我結合,而這一次,我被固定在了運轉著的

跑步機上。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在跑步機上跑步,穿著放著鋼珠的高

跟鞋,插著震動著的跳蛋,在跑步機上跑步,無法停止。



王和平走之前,把一台DV機交給劉夢婷,目的是爲了拍攝下這幾天的調教過

程,按道理來說,行規規定,主人不允許爲奴隸進行調教過程拍攝,但這是特殊

原因,我也就不管了,王和平承諾,他回來以後,觀看完錄象,就當場摧毀錄象。



就這樣,王和平走了,房間?又回到了平靜,劉夢婷走到跑步機前,把跑步

機的速度改到最慢,這樣,我隻需要在上面行走就可以了。



過了半個小時,我們互相都沒有開口,而且眼神也再沒有相交過,畢竟都是

女生,害羞的一面總會有。她在王和平的命令下,和我一樣,全身除了一雙黑色

的吊帶絲襪,再沒有其他。



終于,過了一會,她走到我面前,看著我。



“感覺怎麽樣?”



“好累,腳好難受!”



“我是問你做奴隸的感覺怎麽樣?”她站在我面前,直視著我。



“……我也不知道怎麽形容,雖然覺得自己很下賤,但有種感覺覺得自己下

賤就會很興奮,我喜歡這樣,希望這樣,我並不在乎別人如何看過,我隻在乎自

己的快樂。”雖然有點害羞,但還是一口氣全說出了口,畢竟現在的狀況,實話

才能換取彼此的信任。



“你在上面的編號是多少?”她問。



“66號。”



“現在的你,不是我眼?的趙小婧,而現在的我,也不是你眼中的劉夢婷,

我是奴隸12號,你是奴隸66號,我們在完成著自己的工作。”他說完,開始解開

我手上的繩子。



“恩~~”的確,她處理得很正確,不論今後大家還會想遇多少次,在生活?,

大家就是同學,朋友,而在工作上,彼此都是奴隸。



我躺在墊子上,真的好累,看了一下牆上挂的時鍾,已經下午4 點了。劉夢

婷躺上墊子來,我們互相對看著。



“做多久了?”她問。



“上個假期開始的,你記得嘛,上個假期我說了我不回家。”



“小丫頭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嘛!”她開玩笑來一句,這也許是我見過的最真

實的她了。



“你不也是!”



我說完,我們互相笑了笑。



她繼續說。



“你算是新來的了,很多都不懂,惹上了王和平,有你好受的了!”



“怎麽呢?他是誰?”



“你小看他了,這家夥可是第一批主人?有名的家夥了,被他玩弄過的奴隸,

都變得十分聽話,而且十分性饑渴,上頭十分喜歡王和平,認爲在他的調教下,

許多本來不怎麽聽話的奴隸都相當有價值了,于是,隻要王和平出現,有關系的

地方都會爲他開路,看見這?了吧,這?其實就是一個SM俱樂部,在這?,奴隸

不穿任何衣服在外面走或爬都不會有人管你,也不會大驚小怪,這?早就是上頭

的一部分了。你不行可以就這麽走出去看看!”



“不會吧!我不要!”



“你不要也沒有辦法,你自己看!”



劉夢婷把王和平交和她的本子拿到我面前,?面寫著[ 每日中午,必須到後

餐廳吃東西,我已經安排了神秘人物對你們進行考勤][每日下午,在公共健身房

進行跑步半小時,然後到走廊上來回爬行20次,每天必須爬5 層樓][每日晚飯時

間,到樓頂的奴隸就餐場所,與其他奴隸總結心德][每日一早一晚,必須到俱樂

部奴隸排洩處進行排洩] 我看完以後愣住了,看來劉夢婷的話並不假。



“還有,其實在王和平帶你進門的時候,就已經幫你做好記錄了,你是奴隸,

所以,一旦你在外面,有人發現你除了絲襪和鞋子外還穿有另外的東西,你就完

蛋了。”



我吞了一下口水,看著劉夢婷。



“你爲什麽會知道這麽多?”



“你也許是好奇心什麽的,我不知道,反正你是進了這樣一個秘密組織了,

你要爲你自己的選擇所負責,你應該知道,選擇了這條路,在35歲以前是不可以

退出的。”



我點點頭。



“很多人在學校?說我哥哥是個軍火走私犯,其實一點沒錯,我哥哥已經被

執行死刑兩年多了,在我14歲的時候,我哥哥帶著我,認識了他的一群朋友,這

些家夥和我哥哥一起,進行軍火走私,但我哥哥被抓了,死刑前,他們告訴我哥

哥,會好好照顧我。但是,這些家夥在軍火上賺夠了錢以後建立了SM團體,並強

迫我做奴隸,從2 年前開始,我就已經開始做奴隸了。”



“你是被強迫的啊?那你爲什麽不反抗?還要繼續做下去呢?”我疑惑地問。



“我一個弱女子,怎麽和他們抗衡?他們威脅我,不聽的話就去殺掉我父母,

我害怕,就答應了他們,而後來,我也愛上了做奴隸,因爲……”劉夢婷低著頭

說。



“因爲什麽?”



“因爲我被王和平調教了4 個月……”



“……”



劉夢婷說得沒錯,既然是我自己選的,就不要後悔,既然已經到了這?,就

不要顧慮太多,自己不是很喜歡做奴隸被羞辱的感覺嗎?那就對了。好好表現一

下吧。



劉夢婷從一個隱秘的暗門?拿出幾個皮箱子,箱子都非常大,我已經徹底認

同了這?就是一個SM據點了。第一個箱子打開,?面裝滿了各式各樣,各種顔色

的絲襪;第二個則裝著各種各樣的鞋子,靴子;第三次全部裝著SM用具,皮鞭,

手铐,鐵鏈,項圈,還有震動陽具,跳蛋等。



我再次吞了一次口水,看著劉夢婷。



“既然是奴隸,就要懂得如何去享受這些東西,這樣才會快樂。”



劉夢婷一邊說一邊選了幾十雙絲襪和很多鞋子。



“主人叫我們一天換一條絲襪和鞋子,對了,這個東西是奴隸都要戴上的。”

劉夢婷說完,從第三個箱子?拿出兩個狗項圈,開始對比了一下,接著拿起一個

藍色的皮項圈戴在自己脖子上。所有項圈都是皮的,有個鐵扣環固定,鐵扣環上

拖著一根細細的鐵鏈子。



“自己來選個喜歡的吧。”



我來到箱子前,?面的項圈並不多,十來個的樣子,我選了選,覺得一個紅

色的項圈還不錯,于是輕輕拿出來。



“很有眼光嘛,自己戴上吧,會戴嗎?”



我紅著臉,心想,這是狗戴的啊……哎。



自己摸索了一下,終于戴好了,還不忘在鏡子前照一照,感覺怪怪的。



“項圈是奴隸的象征。”劉夢婷告訴我我對她點了點頭。



我看了看時間,馬上5 點30了,晚餐時間是6 點。



“劉夢婷……12號奴隸,你知道晚餐地點嗎?”我問。



“恩,這?我非常熟。”她似乎有點得意。



這?比我想象的大,經過了無數的轉角,我與劉夢婷赤裸走到一部電梯口,

還好,沒有人。我的心跳得很快,臉發燙,畢竟這已經不像野外調教那樣偷偷摸

摸的了。電梯剛到,門一打開,我簡直不敢擡起自己的頭,跟著劉夢婷,走進了

電梯。我低著頭,看著地面,突然發現,電梯?居然就隻有三雙穿著黑絲襪的腳,

是奴隸嗎?



條件反射,我把頭擡起來,見一個制服美女對著我微笑,她身高非常高,大

概有170 了吧,帶著一種優雅的氣質,給人一種美感。



我與她目光對視了許久,她微笑的臉上看得出一絲和藹,很溫馨。在外人面

前赤裸,本應該是非常害羞的事,可我卻被她的目光所感染,同時,也忘記了自

己是裸體。



“小妹妹你好啊!”她開口說話了,聲音好甜。



“……你……你好!”她看起來比我大得多,至少大了5-6 歲。



“去吃飯嗎?”



“恩……是啊……”我心跳得更快了。



“我也是呢,嘻嘻。”



啊,難道她也是奴隸嗎?還好,沒那麽緊張了!她很看得開嘛!可她爲什麽

沒有裸體呢?也許是主人沒這麽要求,或是馬上要出去吧。



“吃完飯我還要出去呢!你們呢?”



“啊……”還沒等我回答,電梯到達了頂層,門一打開,我被驚呆了,這?

所謂的奴隸餐廳,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自助餐廳,?面各種各樣的食物,看起來

好香。人不算多,不過我一眼望去,的確看見了有幾個沒穿衣服的女孩,大家都

很自然,看見我們的出現,也非常自然。



“坐一起吃吧?”她突然開口,我愣了下,看了一眼劉夢婷,劉夢婷對我點

點頭,于是,我們答應了美女姐姐的要求。



吃的東西非常多,都是自己去拿,我很餓了,中午那海鮮完全沒吃,晚上再

不吃就不行了,于是拿了一堆東西,放在桌上。



“呵呵,小妹妹真能吃哦!不怕吃胖?”美女姐姐笑著對我說,我可管不了,

一個勁吃了個精光。漸漸地,我感受到其實沒有穿衣服也會如此自然,慢慢地,

我終于可以完全放松下來。



“這?的目的主要是對新來的奴隸進行全方位的適應性調教,能夠讓主人今

後在野外調教時能更放得開,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用心去體會,你會做得更好

的。”



美女姐姐溫柔的話語大大激發了自己對這個行業的信心,我對她笑了笑,她

也對著我笑。身邊的劉夢婷卻一聲不吭。



“小妹妹,姐姐要走了,你叫什麽名字?”



“啊!我是奴隸66號,我叫趙小婧!”



“嘻嘻,那姐姐有事,先走了,拜拜了!”



“哦,好的,姐姐!”



美女姐姐走了,我看了看劉夢婷,劉夢婷似乎又恢複了平常那副德性,我早

就習慣了,稍微坐了一下,劉夢婷看了看時間。



“要到8 點了,我們去排洩點吧,那?隻在早上和晚上的8 點到8 點30開放,

速度去解決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小蝴蝶(1-4完)
第一章春之宿舍



“作爲本校六朵美麗的校花的你,請問,有沒有什麽感想呢?”



眼前的黃小麗同學又開始了自己所向往的工作——記者而努力練習著,這一

次,她手中的筆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對她微微一笑,帶了過去。



這就是我們的宿舍,四個女生的房間,而這個宿舍,也被大家稱爲“美麗花

園”,原因很簡單,剛才黃小麗同學口中的“六朵美麗校花”就有一半住在這個

宿舍?,當然,除了黃小麗同學,她是一個小資家庭的孩子,很懂事,從小對新

聞記者很感興趣,沒事時不時喜歡裝一下,大家都很喜歡她,因爲她可以給宿舍

?帶來歡快。



宿舍?氣氛還算不錯,劉夢婷睡在我旁邊的鋪,她就是六朵花之一,不過她

平時不愛說話,隻是少有和我們接觸,女孩子在宿舍?最愛談論的話題就是某個

男生長得帥,或是某個男生是某某集團的貴公子,可她不愛和我們說這些。有人

開玩笑說她哥哥是軍火走私犯,但從她根本不理會的表情上來看,她哥哥也許隻

是個公交車司機,或許她根本沒有哥哥。劉夢婷可以算得上是冷豔美人的類型,

話太少,做事也比較簡潔,平時在學校?不見人影,我們三個都喜歡叫她“地下

工作者”,至于她到底在搞些什麽,大家都不知道,別人的事,少管。



剛才提著開水壺穿著涼褲走出去的家夥叫張江,非常男性化的名字,和她性

格一樣,她是六朵花?唯一的短發美女,長得秀氣,小嘴巴看上去就想“親”…

…,不過她可是出了名的急性子,很喜歡和男生打成一片,足球,籃球,軍事,

都十分精通,非常受到男生們的歡迎,就因爲這樣,這家夥常常不拘小結,打扮

邋遢,沒事經常看見她穿著拖鞋出沒在學校操場。楊光對生活十分低調,任何事

都不太愛追求,順其自然,常在她口中聽到的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這讓我

想起了某部日本有名漫畫的男主角。



接下來就是我自己了,我叫趙小婧,到這個城市讀書已經快4 年了,沒錯,

我們馬上就要畢業了,到了大城市生活比較習慣,隻是懷念家鄉的小吃。我有幸

被排上了六朵花之一,我也是六朵花之中唯一抽煙的,爲什麽要抽煙?抽著玩而

已,有時候壓力大了,點上一兩支,覺得真不錯。我也是宿舍四人中最愛打扮的,

大學四年坐在鏡子前的時候比上課的時候還多。至于畢業以後我想做什麽?其實

我早就有打算了,我一直記得一句話,人和人的思想是不同的,所想的東西當然

也就不一樣,也許我認爲這是對的,而你卻會說這是錯的,一樣,也許我喜歡的

東西,你未必也就會喜歡。話是這麽說,就來做個例子吧,我喜歡寫日記,你呢?



還有1 個月,就將從學校畢業,同樣,我們也要開始爲自己今後的路做鋪墊,

黃小麗每天都在各大報社電台泡著,希望能混上一個好的工作。劉夢婷三天兩頭

不見人,似乎早忘記了這個家夥的存在。宿舍?經常隻剩下我和張江兩個人,她

母親在城?開了一間西點餐廳,打算等她畢業以後交給她管理,這家夥經常帶著

男男女女在宿舍?打麻將,弄得房間?烏煙瘴氣,我真想勸她媽媽幹脆開個賭場

交給她管算了。由于快畢業了,學校幾乎不管我們這些學生,隨我們自己發展。

但我堅決不想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不是我沒錢,隻是我不想而已,說到錢,我

也許是所有人?賺得最多的,爲什麽?你很想知道嗎?



我走到花園?,看著一對對情侶,現在天色已暗,我不該呆在這?,可我還

是來了,原因是我有重要的事,我沒有男朋友,是我不願意找,沒有原因,馬上

你就會明白。



陳榮是學校經濟學院大四的學生,很有社會背景,認識的人不少,但我不喜

歡他,這家夥進進出出總是跟著兩三個女人,裝得像黑社會老大一樣,雖然不喜

歡,可我還得靠著她,在學校四年?,我的經濟收入都是他幫我找的路子。



“有個老闆,想和你談一談,我把你的電話留給他了,可能晚上就會打給你,

你自己去談吧,最好面談。”這家夥說話語氣很拽,作爲校花的我,他一點也沒

放在眼?,的確,他太了解我了。



“需要打扮嗎?莊重一點?”我問。



“打扮是必要的,第一次見面,給人家一個好點的印象,對了,這次可是我

最後一次幫你找路子了,我後天就要去香港發展了,以後你自己的路,自己想辦

法吧!”這家夥說完頭都沒有回就走了,可把我氣得,他這一走,我以後真不知

道該怎麽辦了,難道要自己去找?總覺得怪怪的,不過仔細一下,總會有這麽一

天,自己也該自己作主了。



回到宿舍,張江等人賭得正酣,我躲在一邊,打開自己的電腦,其實我早就

想到有這麽一天,陳榮這小子把我甩開了,于是我從電腦?調出早就準備好的

‘個人簡曆’,不管了,先發了再說,光標移動到‘確定’上,仔細考慮了很久,

終于點了下去,OK,發送成功,我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說了這麽多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說什麽,沒關系,馬上你就知道了,因爲我的

電話響了。



見面地點對方定在舊城區三號車終點站附近的一家酒吧,這?人不多,環境

非常好,和一些吵雜的酒吧比,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放的輕音樂。



老闆是個男人,看起來比較文雅,30歲出頭,我們照了個面,找了個位置坐

下來,他點了一瓶紅酒。



“趙小姐果然很美啊,和傳聞中的一樣,自我介紹一下,我是XX汽車代理公

司的經理,叫王和平。”



“王老闆您好,我們可以直接談一談內容了吧!”



“呵呵,趙小姐果然很爽快!大家都懂行規,趙小姐開個價吧!”



“我得先看看您的條件啊,這樣我才好開價呢!”我笑了笑,拿出口紅,繼

續補了補妝。他從懷?抽出一張紙,交到我手上。我仔細看了看。



“王老闆的喜好果然有點另類呢,好吧,那我就直接開價了,500 元一天。”

聽了我的話,他想了想。



“趙小姐還是學生呢!這個價格……”



“馬上也要畢業了,算是實習了吧,這個價格,不高也不低。”



“呵呵,好,我喜歡!半個月!7000是吧!行規,先付一半,3500,當面交

易,馬上給你!”說完,他拿出3500元現金,交到我手上。我對她微微一笑,數

了數手上的錢,看來錢來得真是容易啊。



“什麽時候開始算時?”我問。



“現在!”



我回到宿舍,把包鎖進櫃子?,帶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打開門,準備出去。



“張~~~~江~~~~張~~~ 美~~~~~ 女!”



我拉著嗓子喊了幾聲,張江擡起頭來,疑惑地看著我。



“哦?你什麽時候進來的?什麽事?”



“我出去幾天,你別管,自己鎖門睡覺!”



“恩呢~~去吧~~~ 到我啦?一對2 ,要不要?一對5 ,打完了,哈哈,給錢

給錢……”



我關上門,走到街上,招了一輛出租車,和王老闆說好10點在酒吧門口見。



王老闆開車接我到他的家中,他告訴我,他和老婆離了婚,原因很簡單,老

婆受不了他的嗜好,帶上2 歲的兒子走了,自己住在這210 平方米的豪華套房內。

進家後,換了鞋,他笑咪咪地看著我,從臥室拿出一個箱子。



“這箱子?都是你喜歡的東西呢!”他奸笑了一下,我回了他一個笑容,沒

事,工作馬上要開始了,隻見他拿出一根麻繩,微笑地對我說。



“現在很晚了,今天就先用這個吧!我的乖奴!”



恩,對啊,這就是我的工作,收取別人的錢,做暫時的私人奴隸,供人玩弄

的肉奴隸,出賣自己的肉體,換取金錢,所謂的職業奴隸,就是我。



作爲一個職業奴隸,必須服從主人的所有安排,當然,一切都必須根據行規

來定,在行規?主人和奴隸在談條件時主人必須首先申明需要玩弄的內容,這樣

讓奴隸來開價,奴隸根據內容來開價,合理,而行規?,主人可以對奴隸進行一

切身理,心理,肉體上的侮辱,可以讓奴隸做任何受到羞辱的行爲,奴隸一旦接

受,不可以拒絕,但主人不能對奴隸進行身體上的殘害,條件談成以後,主人和

奴隸都必須把自己的資料還有調教時間發送一份到一個秘密的網站上,由改網站

進行監督,主人一旦對奴隸進行身體傷害,或是奴隸在接受條件以後不做,都會

受到該網站的嚴厲處罰,據說該網站是由一個秘密的幕後黑黨所掌管,也掌管著

整個城市的SM行業,一切都必須根據規矩而來,從我踏上這個圈子的第一天,我

的資料就交到了這個網,隻是我還沒有正式確定以後是不是走這一條路而已,而

之前,我電腦上的那次確定,正是在該網上確定了自己的路,自己以後要做一個

職業的奴隸。當然還有,奴隸和主人都必須在該網上確定資料,是奴隸還是主人,

而且都必須經過身體檢查,每3 個月一次。



赤裸著身子在陌生人面前,我一點也不害羞,早已經習慣了,早在讀大學時,

我就利用了假期時間,做了不少時間的奴隸,早已經是一個小有經驗的奴隸了。



“好了,乖奴小婧,來吧。”王老闆用麻繩纏住我的身子,開始對我進行五

花大綁,一條繩子從我的陰部拉過,緊緊地摩擦著陰部,我微微顫抖了一下,他

似乎很來勁了,我雙手背在後面,他用繩子緊緊地在我手上纏了兩圈,接著又把

我的腳捆綁得緊緊的。



“太美了!今天累了,先休息吧!”他看了看四周,從我的衣物?拿起我剛

脫下來的絲襪,緊緊噻入我的口中。我被他抱起來,丟在沙發上。就這樣,他也

沒管我了,關上燈,自己走進了臥室,不一會,聽見他打呼噜的聲音。



對于被捆綁著的感覺,我也早已習慣,捆綁對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其實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喜歡被捆綁,被拘束的感覺,同樣,我也喜歡被侮辱,每

次被侮辱,都會有一總興奮的感覺,雖然我做奴隸不算久,隻能算上新出道,但

我就是爲了追求這樣的感覺而來的,以後肯定會讓自己瘋狂,我喜歡這樣。



也許是時間不長的原因,就兩周,他很會安排時間,天才剛亮,我被他叫醒,

他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我摸了摸被捆綁留下的痕迹,腳上的痕迹很難消去,大概

是捆得太緊的原因,他打量了一下我的腿,點點頭說。



“好美的腿啊!要修飾一下!”他走進臥室,又拿出一個大行禮包,打開一

看,?面裝滿了各種式樣,各種顔色的女式內褲和絲襪。不過對于這些我一點也

不覺得奇怪,很多男人都有這樣的嗜好,甚至不少女人也會這樣。他挑選了一會

兒,拿出一條黑色的開檔連褲襪交到我手上,我看了看,不算很新,但質感非常

好,顔色非常純,光澤度很高,是一雙十分完美的襪子,是女人看上去都會很喜

歡。我把襪子拿到手上,有種歡喜感!



“喜歡吧?”他笑著問我。我拼命地點點頭,又摸了摸襪子。



“穿上!”



按照他的指示,我穿上了這雙絲襪,在黑色的寸拖下,我的腿顯得格外美麗,

同時也遮掩了腳上的勒痕,穿上絲襪的腿非常順滑,終于理解高檔絲襪和普通絲

襪的區別,也深刻體會到女人對絲襪的情。接著,他開始在我帶來的衣物中搜索,

拿出一條黑色短裙。



“不準穿內褲,穿上裙子,你帶來幾雙鞋子?”



我一邊穿裙子,一邊指了指帶了的一個箱子,他打開,開始爲我選鞋子,我

帶來了五雙鞋子,一雙拖鞋,一雙高跟靴子,一雙高跟涼鞋,兩雙高跟鞋,其中

一雙高跟鞋鞋跟達到15厘米。他選了半天,又評估了一下天氣,決定拿出那雙高

跟涼鞋給我穿上。



“記得我們的條件吧!?”他開口問我,在旁邊看著我穿鞋。



“記得!”



“有哪些?”



“五個項目,第一,野外露出淩辱。第二,野外插棒行走,第三,野外露出

排洩,第四,野外爬行,第五,室內性交。”我一邊說完,一邊穿上鞋,這時我

發現有點不對,鞋?似乎有東西,我剛準備脫下鞋檢查,他開口了。



“鞋?的東西是我放進去的,每隻鞋?放了4 個小鋼珠。”聽到他這麽一說,

我垭口了,既然是他放進去的,那這就是命令,不能拒絕,這些小內容,主人是

可以私自加入,隻要不傷害我的身體。



鞋?有4 個小鋼珠,的確很難受,走路非常痛苦,腳底會很痛,我踮著腳開

始走路,本來穿的就是高跟鞋,再踮腳走路,十分難受,走路十分艱難,他似乎

很滿意,走到廚房,開始吃早餐,我也隻好跟過去,在他準備的一個墊子上跪下,

開始吃自己的早餐。(行規規定,所有奴隸在接受調教期間,吃飯姿勢隻允許跪

在主人面前或爬在主人面前)



大約8 點,我跟著他下了樓,進入了他的車,跟著他前往他的公司。



“你放心,我是公司的經理,會安排好你的,你就是我的私人秘書,到了公

司,你什麽也不管,聽我的吩咐就行了。”



我點點頭,一切聽他的安排,說實話,自己還是會很緊張,大部分作業都是

在外面完成,這對我這樣的新手來說,還是會很緊張的。不行,我一定要做好,

這可是自己大學畢業以後邁出的第一步,不能這麽失敗了,毀了自己。



公司離住地不遠,雖然說是汽車代理商,不過公司也不算大,人員也沒有想

象中的那麽多。我們在停車場下車以後,他開始琢磨著什麽。



“早上到現在,還沒方便吧!就在這解決吧,上去以後我可不準你上廁所哦!”

他這麽一說,我是有點想了。可是,在這??我看了看,停車場不大,但是一個

地下停車場,非常陰暗,停車的位置和收錢人員的位置有一斷距離。



“在……這?嗎?”



“恩!就是這,車與車的間隔距離的位置,也就是你下了車以後所站的位置。”

他對我笑了笑,走到我這邊來,看了看我腳下。



這是命令……這是我的功課……我不能拒絕。



由于沒有穿內褲,我撩起裙子,穿著開檔絲襪,直接蹲了下去。他奸笑著看

著我,也不怪,他可是付了錢的,看的就是我的表演。



“都要嗎?”我問。



“說什麽廢話呢你?大的小的一起解決,不解決今天就沒機會了!”他兇了

起來,我被鎮住了,隻好乖乖地蹲在地上,咬著牙。



沒多久,小便終于勉強拉了出來,嘩啦嘩啦流在地上,由于地面的緣故,尿

液流到了我的鞋底。



“快點,再給你五分鍾時間。”



說實話,我肚子的確很痛,可在這?大便,實在難爲情,雖然很黑,又沒人

看到,但還是不習慣了,怎麽也拉不出來。



“兩分鍾了哦,我可要走了!”



我急了,要是真拉不出來,今天就不能拉了,到時候就完蛋了呀,不行,我

一定要……



我使勁……終于,黃色的大便從屁股?一條一條的拉出來,落到地面上的尿

液?。好舒服,終于拉出來了,旁邊的他看得相當起勁。



“哈哈,美女的大便居然也那麽臭啊!”他的話讓我羞辱到了極點,低著頭

不敢看他。



“擡起頭來,開心點,這是享受啊,哈哈!”



這時,我聽見旁邊傳來了汽車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



“王經理!”車上的人下來了,和他打招呼。



“小張,早上好啊,停車啊?停我旁邊來吧,還有個空呢!”這家夥居然叫

別人停過來,我在車的右邊大便,他居然叫人停車到他車的左邊。天啊!我真想

站起來,可現在更不行了,還沒拉完呢,而且也不能站起來呀,不管了,繼續拉。



“停那邊好,這邊太臭了!”



“王經理還不上去?”



“我回車?來拿點東西,你先去吧!”



“恩!”



那人終于走了,我心終于塌實下來,他蹲下來,摸了摸我的陰部,輕聲地說。



“寶貝!刺激吧!還有更好玩的呢!”



我臉已經紅得發燙了,委屈,羞辱,從心中感受到,但我也開始體會到刺激

和興奮。



“我拉完了,主人!”



“真臭啊!還以爲美女拉的屎是香得呢!起來吧,屁股不準擦!”



我愣了一下,剛想找他要紙呢,他居然……我站起來,把裙子整理了一下,

屁股上還沾著大便,很臭,也很難受啊。



我別扭著身體,和他走向了他的辦公室,一路上,他的職員都在看著我,看

著我這個美女走在他身後,可誰也不知道,這個美女沒有穿內褲,而且剛在外面

大便完了還沒擦屁股。



“讓你的味道傳到大家的鼻子?!讓大家聞聞什麽叫女人香!”



我對他簡直無語了,這家夥簡直不能隻用變態來形容啊,以前雖然伺候過一

兩個主人,但都沒他這麽……哎……要想走這條路,以後比他變態的多得是,忍

啊!



進入辦公室,他叫我站在一邊,不過我也不敢坐啊。這時,一個年輕漂亮的

女生走了進來,給他泡了杯茶,又拿了幾張文件給他。



“王經理,這是今天的文件……經理,這是什麽味道啊?”他的秘書開始疑

惑,我臉一下又紅了起來,低著頭不敢擡起來。



“呵呵,這是女人的味道啊?”這家夥居然真敢說。這時他的秘書看了我一

眼,向我丟了一個白眼。



“那我先出去了,經理!”



“恩,去吧,有事我會叫你。”



他的秘書出去以後,我終于又松了口氣。



“來吧,爬到我辦公桌下面來。”



我爬過去,發現這家夥早就脫下來褲子,巨大的陽具露在外面。



“含在嘴?,舔,好好照顧一下,這可是你最喜歡的。”



我捧著巨大的陽具,心中歡喜,想到這東西很快就會插入我的洞洞,帶給我

巨大的滿足感,真是一陣歡快,捧在手上,像捧著聖物一樣。好大!



我張開口,把陽具放進口中,舌尖輕輕舔了一下龜頭,上面的精液沾在了我

舌頭上,滑滑的,和我的口水混合在一起,我的下面開始流水了,自己無法控制,

我現在覺得自己好需要,好需要這東西來插我。我非常認真仔細地含著,用舌頭

舔著陽具的每一個地方。



“呵呵,美女,再美的女人,也會對這東西所臣服,賤種!好好品味吧!你

這個淫蕩的賤人!”



我吞食著精液,讓他的陽具一直受到我小嘴巴的照顧,伺候到每一個地方,

保證他的舒服。我躲在他的辦公桌下,含著他的陽具,他開始叫進幾個職員,進

行開會,談話等內容,我是又興奮又恐懼。就這麽一個上午過去了。



終于贏來了午休的來臨,這家夥並不打算回家,公司?的人漸漸變少了,我

也終于放下心來,這家夥的確很厲害,我伺候了他的陽具一上午,他居然一點反

應都沒有,這麽強壯的家夥,幻想著它操我,忍不住水又流了下來。



“南門廣場那有家海鮮店,味道非常好,給你10分鍾時間,去把你的屁股弄

幹淨,我可不想吃飯的時候聞到什麽味道。”



他站起身來,把褲子整理了一下,拿著鑰匙。



“對了,我想你也不想去停車場看見你排洩出來的東西,弄好以後我開車到

公司門口等你。”說完他走了出去。



我踮著腳,一步一步走向女廁所。



“今天下午我們不回公司了,上午把事都交代完了,下午我帶你去個好玩的

地方。”



坐在車上,清理幹淨了屁股的確非常舒服,但我知道,這種舒服隻是短暫的。

車開進海鮮城,他突然從身上拿出一個跳蛋,對我邪惡地笑了一笑。我紅著臉,

明白了他的意思,自覺地分開雙腿,他麻利?把跳擔噻進我的陰部,把開關夾在

我開檔絲襪?。



隨著嗡嗡地聲音,我身體開始不受自己控制了,我眼睛閉著,坐在座位上一

動不動,身子時不時抽動一下。



“下車,我們去吃東西了,表現好點,跳蛋如果掉落了,一切責任可是你自

己負責。”



聽著他的話,我回想到了行規?的一條,調教進行中一旦出錯,由奴隸自己

承擔責任,並屬于違反規矩,主人可以從所付金額?扣除10%.我可是爲了賺錢才

這樣,當然不敢出什麽錯,隻好乖乖下車,還好他調節跳蛋的速度很弱,我可以

勉強保持著姿態,不過,陰道?的跳蛋,鞋子?的鋼珠,這的確讓我很吃不消。



他允許我做在他旁邊吃,可我完全沒有心思去吃,下面流出的愛液已經將絲

襪弄濕了,還好是黑色絲襪,不然別人一定看得出來,我爬在桌子上,身子微微

抖動。



“小姐,您不舒服嗎?有什麽我可以幫你的?”



一個帥氣的小男生走到我面前,胸前挂著一個接待牌,我知道是這?的服務

生,我苦笑著看著他,輕輕地說。



“謝謝……不用了……我……一會就……好了的。”



看著服務生的遠去,我心跳漸漸緩和了許多。



“這?的服務態度果然不錯。”



這家夥的話真是諷刺我啊。



午飯終于結束,我跟著他開車來到一個健身俱樂部,俱樂部位置比較偏遠,

坐了很久的車才到達。這?的人看著我這麽一個女孩穿成這樣來健身俱樂部,覺

得十分詫異。



這?是全市最大也是最好的健身場所,VIP 會員可以享受獨有的的單獨健身

房間的待遇。果然,這家夥從錢包?拿出的正是VIP 會員卡。在服務員的帶領下,

我們坐電梯到16樓,16-B的房間內。這?算不上大,但跑步機什麽的還是有。進

到房間,我終于松了口氣。



“把鞋脫了吧,可愛的小腳也累了,拿交給我聞聞!”



聽他的話,我把鞋脫了,把雙腳放在他手上。



“真是美啊,美麗的絲襪腳,女人要穿上絲襪,才是完美啊。”他一邊說,

一邊捧著我的腳開始聞,我有點害羞,不敢看他。過了會,他開始在我腳底舔了

起來,我覺得有點癢,配合著還在陰道?的跳蛋,我的呻吟漸漸大聲了起來。



“太香了,太美味了!”



他把我的腳指頭含進嘴?,使勁允吸著,我的絲襪已經全部濕了,下面是他

的口水弄濕,上面則是自己的愛液弄濕。



大概舔了1 個鍾頭,看來他對絲襪的熱愛十分嚴重。



“晚一點我要去見個人,順便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就不能住在我家了,

而這個房間,就是你接下來所有時間都呆的地方,這次算你走運,媽的,早上接

到個電話,叫我帶馬上要去見的這個人去談合作,還得帶他旅遊一下,招待好客

戶,一去一來得花一個星期。不過你別高興,我不會讓你好過的,早上我已經和

一個奴隸談好了,1 天200 元的價格,來這?負責幫你,你吃,住,行,當然還

有一切安排都由她來管,雖然她是奴隸,可是叫她來的目的是訓你的,所以別以

爲你就好過了。”



我被他拉起來,丟到地上的墊子上。



“還有15分鍾,她就來了,就在這?住上一個星期吧,對你的調教計劃我已

經安排好了的。”他笑了笑,我不知道是開心還是難過,我想應該是難過吧,其

實自己還是蠻喜歡他對自己的調教的。



當我和他口中所謂的另一個奴隸見面時,我們互相都驚呆了。我從沒見過劉

夢婷如此打扮過,我想她也從沒見過我這副德性,原本冷淡的表情終于看出一絲

恐懼與驚訝,我回避著她的眼神,她也不想一直看著我,不過事到如今已經沒有

任何作用,大學住在一起四年的室友,終于互相了解到了最真實的秘密。我的心

緒一下變得十分混亂。



王和平到是不知道這些,而且粗魯地把夢婷推到我身邊,我們躺在墊子上,

隻見他把褲子脫下來,露出巨大的陽具。



“兩個奴隸,來吧,誰舔得我舒服,我就先操誰。”



大大的陽具放在我們的頭上方,我們跪起來,跪在他身下,雖然非常想被他

操,但在劉夢婷前面,我怎麽也不自然,她也一樣,遲遲沒有動口。



“怎麽了?不舔?我數到3 ,誰不舔的,就沒機會了!1~~~2~~~~ ”



剛數到2 ,我和劉夢婷居然同時伸出舌頭,舌頭同時落在他陽具上。我沒有

去看劉夢婷什麽表情,是在回避,也是在認真仔細地舔著。



“哈哈哈~~~ 這就對了嘛,你們都是下賤的東西,淫蕩的畜生,給我好好舔。”



就這樣,我與劉夢婷跪在他身上,兩個女孩伺候著一個男人的陽具。



“時間不多了,來吧!”



在他的安排下,我躺在墊子上,劉夢婷爬在我身上,我們的乳頭相貼,互相

摩擦著,我知道這個姿勢,他可以一起操我們兩個,一個在上,一個在下,操完

上面就操下面。由于劉夢婷爬在我身上,我終于看著她美麗的臉龐,她依然不敢

看我,閉著眼睛,但也無法承受著巨大的快感,她開始發出叫聲,享受性愛的表

情印在我的眼?。



“別停住,你們兩個,互相舔!快!”



隻見劉夢婷把舌頭伸進我的嘴?,和我的舌頭纏綿著,這時的她,已經不能

被自己所控制,性愛過程中的女人,動作是不會受大腦所影響的,她已經陶醉在

了這歡快的情節?。



“呵呵,下一個!”



王和平把我陰道?的跳蛋取出來,陽具終于頂到了我的陰道口。



“想要嗎?”他挑撥地問我一句。



這時,劉夢婷正盯著我看,水靈靈的眼睛,更刺激了我的欲望,我紅著臉,

輕輕地說。



“求求您,快插我吧,我受不了了!”



“你說什麽?大聲點,我聽不見!”



我的臉已經燙到了極點,開口大聲說。



“求求主人!快幹死奴隸吧!我需要主人的愛!啊~~~~~~~ 啊`~~~”



還沒說完,他的東西一下插進我的陰道,重重地頂上我的子宮,在我陰道?

的嫩肉上摩擦著,我全身上下完全被支配,隻能閉著眼睛享受著夢境般的快樂。

這時的我,和劉夢婷對視著,也許在主人聖物的洗禮下,我們彼此終于放開了界

限,找到了女人最美的時刻,互相承認對方,作爲一個女人,對性愛的渴望。



我伸出舌頭,向劉夢婷做出了表示,在她臉上,我終于看到了她少有的微笑,

她伸出舌頭,和我再次纏綿。



王和平臨走時交給劉夢婷一個本子,並把我放置在跑步機上,雙手捆綁在跑

步機兩邊,這樣,我無法走下跑步機,而王和平,也把跑步機打開。跳擔重新回

到我的陰道?,高跟鞋與鋼珠再次與我結合,而這一次,我被固定在了運轉著的

跑步機上。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在跑步機上跑步,穿著放著鋼珠的高

跟鞋,插著震動著的跳蛋,在跑步機上跑步,無法停止。



王和平走之前,把一台DV機交給劉夢婷,目的是爲了拍攝下這幾天的調教過

程,按道理來說,行規規定,主人不允許爲奴隸進行調教過程拍攝,但這是特殊

原因,我也就不管了,王和平承諾,他回來以後,觀看完錄象,就當場摧毀錄象。



就這樣,王和平走了,房間?又回到了平靜,劉夢婷走到跑步機前,把跑步

機的速度改到最慢,這樣,我隻需要在上面行走就可以了。



過了半個小時,我們互相都沒有開口,而且眼神也再沒有相交過,畢竟都是

女生,害羞的一面總會有。她在王和平的命令下,和我一樣,全身除了一雙黑色

的吊帶絲襪,再沒有其他。



終于,過了一會,她走到我面前,看著我。



“感覺怎麽樣?”



“好累,腳好難受!”



“我是問你做奴隸的感覺怎麽樣?”她站在我面前,直視著我。



“……我也不知道怎麽形容,雖然覺得自己很下賤,但有種感覺覺得自己下

賤就會很興奮,我喜歡這樣,希望這樣,我並不在乎別人如何看過,我隻在乎自

己的快樂。”雖然有點害羞,但還是一口氣全說出了口,畢竟現在的狀況,實話

才能換取彼此的信任。



“你在上面的編號是多少?”她問。



“66號。”



“現在的你,不是我眼?的趙小婧,而現在的我,也不是你眼中的劉夢婷,

我是奴隸12號,你是奴隸66號,我們在完成著自己的工作。”他說完,開始解開

我手上的繩子。



“恩~~”的確,她處理得很正確,不論今後大家還會想遇多少次,在生活?,

大家就是同學,朋友,而在工作上,彼此都是奴隸。



我躺在墊子上,真的好累,看了一下牆上挂的時鍾,已經下午4 點了。劉夢

婷躺上墊子來,我們互相對看著。



“做多久了?”她問。



“上個假期開始的,你記得嘛,上個假期我說了我不回家。”



“小丫頭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嘛!”她開玩笑來一句,這也許是我見過的最真

實的她了。



“你不也是!”



我說完,我們互相笑了笑。



她繼續說。



“你算是新來的了,很多都不懂,惹上了王和平,有你好受的了!”



“怎麽呢?他是誰?”



“你小看他了,這家夥可是第一批主人?有名的家夥了,被他玩弄過的奴隸,

都變得十分聽話,而且十分性饑渴,上頭十分喜歡王和平,認爲在他的調教下,

許多本來不怎麽聽話的奴隸都相當有價值了,于是,隻要王和平出現,有關系的

地方都會爲他開路,看見這?了吧,這?其實就是一個SM俱樂部,在這?,奴隸

不穿任何衣服在外面走或爬都不會有人管你,也不會大驚小怪,這?早就是上頭

的一部分了。你不行可以就這麽走出去看看!”



“不會吧!我不要!”



“你不要也沒有辦法,你自己看!”



劉夢婷把王和平交和她的本子拿到我面前,?面寫著[ 每日中午,必須到後

餐廳吃東西,我已經安排了神秘人物對你們進行考勤][每日下午,在公共健身房

進行跑步半小時,然後到走廊上來回爬行20次,每天必須爬5 層樓][每日晚飯時

間,到樓頂的奴隸就餐場所,與其他奴隸總結心德][每日一早一晚,必須到俱樂

部奴隸排洩處進行排洩] 我看完以後愣住了,看來劉夢婷的話並不假。



“還有,其實在王和平帶你進門的時候,就已經幫你做好記錄了,你是奴隸,

所以,一旦你在外面,有人發現你除了絲襪和鞋子外還穿有另外的東西,你就完

蛋了。”



我吞了一下口水,看著劉夢婷。



“你爲什麽會知道這麽多?”



“你也許是好奇心什麽的,我不知道,反正你是進了這樣一個秘密組織了,

你要爲你自己的選擇所負責,你應該知道,選擇了這條路,在35歲以前是不可以

退出的。”



我點點頭。



“很多人在學校?說我哥哥是個軍火走私犯,其實一點沒錯,我哥哥已經被

執行死刑兩年多了,在我14歲的時候,我哥哥帶著我,認識了他的一群朋友,這

些家夥和我哥哥一起,進行軍火走私,但我哥哥被抓了,死刑前,他們告訴我哥

哥,會好好照顧我。但是,這些家夥在軍火上賺夠了錢以後建立了SM團體,並強

迫我做奴隸,從2 年前開始,我就已經開始做奴隸了。”



“你是被強迫的啊?那你爲什麽不反抗?還要繼續做下去呢?”我疑惑地問。



“我一個弱女子,怎麽和他們抗衡?他們威脅我,不聽的話就去殺掉我父母,

我害怕,就答應了他們,而後來,我也愛上了做奴隸,因爲……”劉夢婷低著頭

說。



“因爲什麽?”



“因爲我被王和平調教了4 個月……”



“……”



劉夢婷說得沒錯,既然是我自己選的,就不要後悔,既然已經到了這?,就

不要顧慮太多,自己不是很喜歡做奴隸被羞辱的感覺嗎?那就對了。好好表現一

下吧。



劉夢婷從一個隱秘的暗門?拿出幾個皮箱子,箱子都非常大,我已經徹底認

同了這?就是一個SM據點了。第一個箱子打開,?面裝滿了各式各樣,各種顔色

的絲襪;第二個則裝著各種各樣的鞋子,靴子;第三次全部裝著SM用具,皮鞭,

手铐,鐵鏈,項圈,還有震動陽具,跳蛋等。



我再次吞了一次口水,看著劉夢婷。



“既然是奴隸,就要懂得如何去享受這些東西,這樣才會快樂。”



劉夢婷一邊說一邊選了幾十雙絲襪和很多鞋子。



“主人叫我們一天換一條絲襪和鞋子,對了,這個東西是奴隸都要戴上的。”

劉夢婷說完,從第三個箱子?拿出兩個狗項圈,開始對比了一下,接著拿起一個

藍色的皮項圈戴在自己脖子上。所有項圈都是皮的,有個鐵扣環固定,鐵扣環上

拖著一根細細的鐵鏈子。



“自己來選個喜歡的吧。”



我來到箱子前,?面的項圈並不多,十來個的樣子,我選了選,覺得一個紅

色的項圈還不錯,于是輕輕拿出來。



“很有眼光嘛,自己戴上吧,會戴嗎?”



我紅著臉,心想,這是狗戴的啊……哎。



自己摸索了一下,終于戴好了,還不忘在鏡子前照一照,感覺怪怪的。



“項圈是奴隸的象征。”劉夢婷告訴我我對她點了點頭。



我看了看時間,馬上5 點30了,晚餐時間是6 點。



“劉夢婷……12號奴隸,你知道晚餐地點嗎?”我問。



“恩,這?我非常熟。”她似乎有點得意。



這?比我想象的大,經過了無數的轉角,我與劉夢婷赤裸走到一部電梯口,

還好,沒有人。我的心跳得很快,臉發燙,畢竟這已經不像野外調教那樣偷偷摸

摸的了。電梯剛到,門一打開,我簡直不敢擡起自己的頭,跟著劉夢婷,走進了

電梯。我低著頭,看著地面,突然發現,電梯?居然就隻有三雙穿著黑絲襪的腳,

是奴隸嗎?



條件反射,我把頭擡起來,見一個制服美女對著我微笑,她身高非常高,大

概有170 了吧,帶著一種優雅的氣質,給人一種美感。



我與她目光對視了許久,她微笑的臉上看得出一絲和藹,很溫馨。在外人面

前赤裸,本應該是非常害羞的事,可我卻被她的目光所感染,同時,也忘記了自

己是裸體。



“小妹妹你好啊!”她開口說話了,聲音好甜。



“……你……你好!”她看起來比我大得多,至少大了5-6 歲。



“去吃飯嗎?”



“恩……是啊……”我心跳得更快了。



“我也是呢,嘻嘻。”



啊,難道她也是奴隸嗎?還好,沒那麽緊張了!她很看得開嘛!可她爲什麽

沒有裸體呢?也許是主人沒這麽要求,或是馬上要出去吧。



“吃完飯我還要出去呢!你們呢?”



“啊……”還沒等我回答,電梯到達了頂層,門一打開,我被驚呆了,這?

所謂的奴隸餐廳,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自助餐廳,?面各種各樣的食物,看起來

好香。人不算多,不過我一眼望去,的確看見了有幾個沒穿衣服的女孩,大家都

很自然,看見我們的出現,也非常自然。



“坐一起吃吧?”她突然開口,我愣了下,看了一眼劉夢婷,劉夢婷對我點

點頭,于是,我們答應了美女姐姐的要求。



吃的東西非常多,都是自己去拿,我很餓了,中午那海鮮完全沒吃,晚上再

不吃就不行了,于是拿了一堆東西,放在桌上。



“呵呵,小妹妹真能吃哦!不怕吃胖?”美女姐姐笑著對我說,我可管不了,

一個勁吃了個精光。漸漸地,我感受到其實沒有穿衣服也會如此自然,慢慢地,

我終于可以完全放松下來。



“這?的目的主要是對新來的奴隸進行全方位的適應性調教,能夠讓主人今

後在野外調教時能更放得開,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用心去體會,你會做得更好

的。”



美女姐姐溫柔的話語大大激發了自己對這個行業的信心,我對她笑了笑,她

也對著我笑。身邊的劉夢婷卻一聲不吭。



“小妹妹,姐姐要走了,你叫什麽名字?”



“啊!我是奴隸66號,我叫趙小婧!”



“嘻嘻,那姐姐有事,先走了,拜拜了!”



“哦,好的,姐姐!”



美女姐姐走了,我看了看劉夢婷,劉夢婷似乎又恢複了平常那副德性,我早

就習慣了,稍微坐了一下,劉夢婷看了看時間。



“要到8 點了,我們去排洩點吧,那?隻在早上和晚上的8 點到8 點30開放,

速度去解決了。”